本站的目的(busoni book)2005.4.7

这是个人站点,它为一本书而建设。

2002年的时候,我开始接受系统的摄影教育,从那时开始,我已着手再次实施我的写作计划。需要说明的是,创作一本书的计划是从1998年开始的,当时对书的构想很简单,就是想写一本关于Photoshop 3.0/4.0版本的指导性书籍,与今天这个构想相比要简单的多。
2005年,这个计划已搁置了7年之久,其中我重写的章节已经足够出一本厚厚的书了,但我的性格似乎不适合写书这种工作,因为我憎恨遗憾,每次书写一部分,我都会在随后的几天发现新的问题,于是日子就在这种不断的改良中度过,而那时所写的书稿,到今天也都要推翻重写了。
我从书籍中得到教益,决定尝试一种新的写作方法,即无论存在何种错误,均先不予理会,修改放置在最后完成,这样相信也能激励我加快进度,从而使本书早日问世。我为本书设定的时间是在2006年-2007年,看到了太多不负责任的书籍之后,我希望这是一本高质量的书,它关于视觉艺术在数字环境下的各个方面,我面对最广大的群体,希望无论初学者还是lomo族,又或者专业的人士都能从本书中各取所需。
这无疑是个困难的目标,但我希望能将其实现,因为可能性总是存在的。在我的定位和理解里,影像的初学者并未无文化者(这很重要),相反他们可能要比专业摄影人有文化的多,本书的重点在于思想而非技术,即技术服务于思想,通过技术去启发思想。我会把技术问题用最有效的方式迅速解决,而通过实际的操作来训练初学者的视觉表达能力,最终的目的是学习者不要成为一个只会拍或者处理照片的人,那样对我们的社会没有丝毫的益处,不会创造出更美的,更深刻的作品。我希望读者可以掌握影像的语言,顺畅的用照片说出他们的观点,这样才是真正的影像民主。
那些学习影像的人,或者起初只是为了拍摄更好看的图片,但我希望本书能告诉他们,影像可以更加有力,做更多的事情。对于我置身其中的所谓“专业”人群,我们或多或少都有各方面的欠缺,譬如我们可能缺乏数字技术,缺乏美术和设计认识,缺乏对摄影的深入思考,缺乏对色彩管理和输出的经验,缺乏对印刷、视频、网络等等相关领域的认识,但幸好我对各个方面都有一些涉猎。所以我向在这本书里做的事情是揉合,将我在这些领域内的经验展现出来。绝不是某个软件的说明书,我也没有兴趣去那样做。我想在书中依据用途来展示各个平台的各种相关软件,以及用这些软件来“如何学习”而不是“学习如何”,市面上已经至少有数千本关于Photoshop或者其他软件的书了。
数字技术只是一次进化,我不盲目推崇数字化,但必须接受数字化的到来。数字化不应让人浮躁,而更应该深入探索。数字化绝对不是调整反差,拼贴图片,数字化是一次思想的变化。是影像语法系统的一次有效加强,从数字化以后,我们有更多的“词汇”来通过影像表达自身了,这是让人振奋的,因为如果我们无法有力言说,我们必将沉默。
你访问到这个站点,首先可能是我的朋友,我想以一种beta版本的形式呈现,在小范围的群体中征求朋友对本书措辞、理论、易用性的意见。你可以直接在文后加入评论。我会参考你的意见加以修改。再次谢谢。
Liu Can Guo
liucg@bfa.edu.cn
(而具体书的内容我将保证除了公用内容外完全的原创性)

(本站的所有内容除未注明外均为原创,请朋友们不要转贴到别处)

生活是一条河流 2005.4

  生活是一条河流,我们无数的人拥挤其中,就像北京的交通一样,密密麻麻,黑压压的按照秩序前进。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或者几个,走着与众不同的路线,有的夹塞,有的变成自行车,有的长了翅膀飞了过去。

  这几个,和我们是不同的,或许,我曾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用尽各种办法想突破一个必然的规律和秩序,后来我们陆续的被击落,失散,掉在河流中,被拥挤的带到前面,前面究竟是什么,还是河流,区别是河道或许宽些,或许窄些,河床也许高也许低,嘿,这都说不定。

  有一些走的疲劳了,就地停下来,让自己变小,变的透明,被挤到人行道和车行道的中间,不快不慢,自得其乐的停停走走,倒也惬意。

  那些不断向前冲的,受到了阻力必然也多,冲啊冲啊,就像陨石和大气层的摩擦,在阻力之下,渐渐变小,跑的快,自然消失的也快。

  还有一些飞到了外面,远离了这条河,在小月河或昆玉河中陨落,这些自然不属于我的研究范围,因为我还待在河里,即使用高倍望远镜也看不到他们的心灵。隐约记得,在若干年前,有个孩子,燃料充足,于是造了一架飞机,从而飞了出去,划出一道光线,那时的天空,这样的事情很多,到处都是陨石和大气摩擦的光痕,就象国庆节放的大烟花,好看极了。现在呢,我的眼睛开始有些近视和散光,看的不再如以前那样清晰,隐约有些东西模模糊糊,轨迹不明,目的不明。再看看河流里,一些叫做理想的燃料支撑着我们的汽车继续前进,理想总是在燃烧的,它们默默的燃烧着,在不同的发动机内变作一团团的气息。

  作为一个汽车,我在道路上行走。时刻有红灯绿灯、夹塞的车,有时会出个车祸或者看别人出车祸,这就是作为车的现实。有时候在等红灯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拥有一个飞机引擎,即使只是幻觉。

  这样有些悲观。有时我回头看看,后面还有些新车,装备着新思想的引擎,满怀斗志的驾出西山驾校,贴个牌子,正在做起飞前的预跑,看后面的起起落落,再看看前面的一片平静,于是也就很欣慰了。

  我们行驶在不同的路上,不同方向。三环四环,崇文门内,樱花西路,新街口外,为了目的停停走走,此起彼伏。那么支撑我的,是总有那么一个可能。或许在西、或许在东,或许白天,或许黑夜,我们会在路上相遇。

  这就是河流和交通的特性。也是生活的特性。

影像的探险-记刘灿国个展 2004.12.2

影像的探险
-记刘灿国个人摄影影像作品展

“光影穿越镜组,灵光闪处,将那时那处的景物一一显现,便是摄影于我最大的魔力。但我时常有所疑虑,那达致我内心深处的光芒引我向这世界发问,重重疑云之后,事物真如我所见这般吗?既然这么无力,那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尽一切可能的方式表达我的情绪与所感,对我来说摄影抑或影像,是心灵最好的承载。”

这是摄影学院02本科班刘灿国同学个人影像展的自序。在11月底,学院里开始贴出了一份独具特色的海报,海报将数百幅石像集中拼合成一幅图画并形成了独特的美感,同时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这些石像之后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作品?而随即开幕的展览也为大家开启了对摄影和影像重新认识的大门。

摄影原来也可以这样,这是摄影吗?这是多数参观者的第一感觉。的确,在这个展览中的多数作品均与大家印象中的摄影作品不同,许多画面中的光线和影像是无法单纯通过镜头获得的,作者用作品本身在向大家说明什么是他所理解的影像。

在作者看来,或许影像(Imaging)代表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摄影未来之路,因为“影像”这个词汇不再表示单纯的拍摄,而更加强调对现实景物拍摄后的“二次取舍”过程。在法国著名艺术史学家和批评家汉文•丹纳看来,模仿现实的作品必须在经过创作者主体表现的“二次取舍”后才具备称为艺术的资格。摄影之所以可称之为艺术,是因为创作主体可以在拍摄时使用不同的技巧、构图和控制以实现“二次取舍”,这在本质上与绘画使用颜料、笔触,文学使用修辞去实现的“二次取舍”是相同的。二次取舍是一个可被掌控的过程,经由这一过程,创作者才有可能在画面中注入单纯描绘现实景物之外的更多意涵。

理论之后,刘灿国同学选择了使用日益发展和完善的数字技术来完成自己在摄影之后的二次取舍过程。在他近十年的平面设计和数字影像处理经验下,加上在摄影学院接受的正统摄影教育,他通过严谨的数字技术在画面中融入自己对拍摄场景的记忆和感觉,在摄影和绘画双重美感的监管之下,完成了一系列独具特色的影像艺术作品。在学院举行的本次展览得到了外界的诸多好评,其作品被选作数字输出设备的样张在商家进行展示,十余幅作品被摄影学院选送国外参选,多幅展出作品被收购和私人收藏,应该说,这次题为《影像探险》的“探险”展取得了较好的结果。

展览自序的结尾,他这样写道:“这次展览是一个向过去挥手告别的总结,更也是无数尝试之一,而无论结果,我都会象之前那样,不断更新并坚持自己的思想,深入的去探求影像本体,使影像能达致心灵,抚慰工业革命以来被伤害的摄影和影像本体。”无论他选择的道路是对或错,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对摄影真挚的热爱和虔诚之心,还有挥别过去继续探索影像世界的那份可贵的勇气。

(学生处组稿)

2004Safari个展自序

光影穿越镜组,灵光闪处,将那时那处的景物一一显现,便是摄影于我最大的魔力。但我时常有所疑虑,那达致我内心深处的光芒引我向这世界发问,重重疑云之后,事物真如我所见这般吗?既然这么无力,那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尽一切可能的方式表达我的情绪与所感,对我来说摄影抑或影像,是心灵最好的承载。

此次展览,展出的是我在电影学院两年多以来所拍摄的影像,两年多的时间,从对影像的懵懂无知到有一些个人的理解,继而到本次展览的举行,我的老师们给了我最大的支持,他们也使得我有勇气去追逐和探寻光影之后那奇妙的所在。这次展览命为“影像探险”,也寓意着我在其中对隐藏在表象之外的内在感觉传递的一些探寻和尝试。就我看来,所有的艺术目的都是为了表达,我想形式可以不拘泥,原则可以被更新,最重要的就是用影像的方式表达人那自由变幻的心灵国度。我不希望人们看到一座山,而希望讲述给人们山凄美之后的那一丝孤独,若果真能如此,我会感到最大的满足。

作为说明,数字技术有限的融入了本次展览的所有作品,到2005年5月,我使用数字处理图形图像就有十年了,回想十年来的人生历练,其中有无数的尝试和失败,经历了从浮躁到平静的过程,每一次的失败和成功都作为经验激励我继续前进。

这次展览是一次尝试,而无论结果,我都会象之前那样,不断更新并坚持自己的思想,深入的去探求影像本体,使影像能达致心灵,抚慰被工业革命所伤害的影像本体。■

2004年Safari影展 班主任朱炯老师序 2004.12.2

“影像,——探险”,刘灿国以这样的展览命题毫不夸张地向我们宣称:影像中充满险境,但定有宝藏蕴藏,无限玄妙。这足以诱惑每个关注影像的人。至少,他的好奇心、热忱和勇气会激发更多或清醒或懵懂的眼和心。

物质因在人眼中成“像”而被确认,“影”虽然显得虚无,但却与“像”孪生共存,构成了可感知的物质的真实存在。摄影,在与客观物质有空间距离的他处捕捉了“影像”,记录了“影像”,再现了“影像”,传播了“影像”,保存了“影像”。于是物质得到了重生,尽管它可能生存于另一个时空。那么这个险境就在这个物质再生的漫漫征程中诞生了。它隐秘,可能不为一般人的眼睛所察觉;它危险,因为“真实”的召唤如同海伦绝世的美貌,历史都不可以抵御;“影像”外在的对客观世界的臣服和内在的对创作者内心世界的回报是它玄妙之所在,那么宝藏必将蕴藏其中。

数字化、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到来了,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以刘灿国十年的“数字影像处理”的阅历,他可谓是少年数字先锋队员。数字影像,伴随他感受世界,认识世界,思考世界。在今天的展览里,我们也许看到一些平常的景象,甚至就是电影学院的后窗风景、边角旮旯,但它们经历了徕卡相机最锐利的侦察和电脑技术最神奇的再造,我们是否感受到了刘灿国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向我们敞开了他的隐秘吗?而那些远处的风景,陌生的视野,我们可否感受到一个青年对影像的敬畏和与之挑战的信心?

数字或者银盐,记录或者再造,影像最终面对的是自我,影像最终无法回避的是自我。那么,真正的险境,只在我们的内心,一个真正的创作者的内心和一个真正的感受者的内心。

谢飞:2004年Safari影展序 2004.12.2

                                   谢  飞
和刘灿国同学的熟悉,是因为他参与了两届国际学生影展的筹备宣传工作,他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为人处事和全面的个人能力让我很欣赏。所以,这次他托我为他的个人影展作序,我就欣然应承下来了。

图像展和影视展是一样的,都在展示自己的作品让外界评价。我欣赏和鼓励这种勇气。但是,仅有勇气还是不够的,作品也必需要具备一定的水准。通过我看到的一些作品和文字,刘灿国同学的第一次个展显然已经符合了这样的要求。我从作品中看到连贯的平和与冷静气氛,相信这也是他初步形成的个人风格的一部分。另外,可以感受到刘灿国同学在一系列作品中对影像独到且深入的个人思考。摄影和电影一样,都不是简单的机械和技术,需要创作者深厚的积累和个人修养去应用技术来诠释作品。刘灿国说,希望可以用影像承载心灵,我鼓励他沿这个思路继续走下去,在影像世界中进行更深入的“探险”。

最后,祝愿小刘同学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有更好的发展,创作出更多好的艺术作品。

报道摄影与纪实摄影 2004.11

报道摄影与纪实摄影
Photojournalism & Documentary photography

引文

新闻摄影与报道摄影,乃至报道摄影与纪实摄影,都是容易混淆的概念陷阱,在当前中国尚不成熟的摄影环境下,更有愈加混乱和滥用的倾向。本文试图解析报道摄影与纪实摄影的关系,经由对它们相互关系抽丝剥茧式的分析,希冀可以得出一些有益于区分并掌握各自创作属性、特征、方式的结论,使得自己今后的摄影创作建立在更坚实的理论研究基础之上。相信这也是所有理论工作的最终目的。 Continue reading “报道摄影与纪实摄影 2004.11”

对纪实摄影的再认识 2004.11

对纪实摄影的再认识

导言

本文集合了一些不同背景的人对纪实摄影的认识和观点,这些观点可能来自完全不同的时代,集中在一起的首要目的是进行多元化认识的集中梳理,并借机非常简要的阐释自己或许尚未思考成熟的认识,继而有了以后站在别人研究和思想成果的框架之上继续深入讨论的可能性。 Continue reading “对纪实摄影的再认识 2004.11”

《消失》作品阐释 2004.11.6

《消失》是思考后的产物,我想尝试以现代影像的方式更有效的进行自己观念和思想上的表达,融入和表现我对世界的认识。在形式上,《消失》是由410幅独立拍摄的龙门石窟佛像所拼合构成的,虽然这些历史性的文化遗产具有很多正在“消失”的特性,但在本幅作品里,我对“消失”的表达却有一些其他的思考。

在我对作品的创作里,“消失”至少包含了两层概念。作为《消失》的拍摄主体,人们或许通常的理解在第一层面,即直观的,显像呈现的佛像构成,或许会概念的理解《消失》的创作主导思想为凸显文化的消失。

这样的理解虽同样在创作的考虑之中,但并非是最根本的创作思想,《消失》的创作根本意图在“消失”的第二层面,即作为群体的单一“像”,在一个足够大的群体或集体中个体的湮灭,而再也不是“像”本身所指的物质意义的“像”,“像”作为能指符号存在,它标示出每个独立的个体,这当然也包括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我们——每个独立的思想个体。

无论个体是什么的状态,当其被容纳在一个群体之中,必将会受到空间上的限制,即每个个体都倾向于扩张自我,展现自我,而我们又不得不面对我们处于一个非独立存在的空间世界中这一事实。即,我们每个人无论是否愿意,至少在可被我们感知的形式上,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人和另外一些人具有和我们相近的思想和野心。在这样一个非独自存在的世界里,我们相互扩张,而又相互受到限制和制约。当我们把视野放到足够远和大的空间之外,在一个类似电影《矩阵》的环境中,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是幻象,我们必须,坚决而又无可驳回的消失,而被“像”或“人”这样一个能指符号所强硬的代替。

独立个体在某一空间中必然丧失其独立性。这才是《消失》真正的意涵。

黑白的再生-系列作品阐释 2004.11.2

黑白的再生

我想结合一系列图片阐明我的个人观点:摄影艺术并无成规,至少无需墨守。在对作品的评价中依据的最大的原则就是美学,这种美学必须是符合较多对象人群的评定标准的。摄影具有自身的美学系统,无论传统的抑或现代的美学标准,其根源都架构在人类孜孜不倦的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这一前提之上。

就我对摄影浅薄的一些认识来说,摄影是今日社会里最富有活力和表现力的艺术领域。无论表面承认与否,绘画和纯美术领域的核心已经为在现代社会被摄影所折服。而早在摄影发展初期,摄影已替代画家的眼睛去发现足够的细节供画家在画室中取舍和借鉴。今天,藉由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这同样的“足够的细节”已可被摄影家自己进行取舍和借鉴,进而表达影像创作者自己的观点,从而实现更丰富的内容和思想表现。

我们的摄影创作至少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以黑白为摄影创作的本体,这多少是因为黑白本身就存在了一种取舍,是一种经实证的,可在摄影图像中表现出更多“艺术特征”的“方式”,这种方式抽离了现实生活中的色彩,在景象和影像之间增加了一道具有技术本身特性的取舍阀门,这类似于画家对摄影图片的取舍。但这种取舍应被客观的认为是技术本身的,人干预的因素较少。由于对这种艺术特征的追求,黑白摄影的主要创作评定标准也就被局限于瞬间、构图、后期黑白阶调效果甚至颗粒等方面,而天然的丧失了色彩的表现力,是黑白摄影表现性上无法弥合的硬伤。

涂料,油彩,颜料自被人类发现伊始,就介入了艺术品的创作过程,原始的红色壁画、文艺复兴时期的蛋彩到后来的油画,在一步步的发展历程中,工艺美术和美术进入了一个异彩纷呈的色彩表现阶段。给它们力量的正是因为世界本身就是五彩斑斓的,而没有色彩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在黑白的视场之下,连欢乐的场景仿佛也蒙上了一层死亡的气息。另外,黑白的滥用也非良性的影响了摄影风格和表现的走向,遏制了摄影的多元化发展,一枝独秀的纪实类仿佛也向我们验证了这一问题。黑白本身的一些优势特性,如“历史感”“凝重感”或其他黑白本身的特性影响了整个摄影界的风格鉴定,而另一方面,至今严肃的色彩影像创作群体还没有在国内形成,在色彩摄影领域,追随“沙龙”却只有形似,“神”却远不得沙龙创作真谛的摄影发烧随处可见,所以也无法从根本上撼动黑白摄影的坚实根基。

一个艺术或风格的形成和发展必须符合当时的社会心态要求和现实情况。当前在业余领域广泛流行的LOMO和现代针孔以丰富的,却又再混合的色彩挑战了传统的色彩和黑白观念,证明色彩也是可以做出如黑白摄影一样的“技术上的二次取舍”。与黑白摄影一样,LOMO和现代针孔同样是依托于技术本身特性的表现,区别是黑白削去色彩,而依托技术的色彩创作则是借用机材本身成像特性去改变色彩。

我始终认为,对现实的取舍应源自创作者本身而并非技术本身的特性。所以我的黑白变奏系列的尝试尽可能在得到一个接近真实还原的基础上借助电脑进行完全自己控制的“二次取舍”。依据自身在拍摄时对当时景物、天气、心态等各种情况的综合体验为标准,在后期用类似绘画的线性操作方式来完成对瞬间所捕获现实的再次取舍,以更强烈的表现画面中各个主体的关系及其内在构造,继而更富有时间性和思考性的去解决自身的表现和所获“虚假”现实影像的关系,以使影像呈现出更多的可能性并具有更强的表现力,表现出内在的真实。在本系列的技术角度上,我尝试使用色彩重新解释和解构黑白,在用彩色表现更多情感的同时保留和增强黑白技术所呈现的空间氛围,这也是黑白再生系列最重要的核心。

黑白是为冲击和震撼心灵而生,而色彩则为抚慰心灵而生,艺术的本身是为抚慰心灵而作为第一目的的,艺术不仅抚慰创作者自己的心灵,更重要的是为一个时代,或千万个其他个体带来精神与视觉上的安慰。黑白抑或彩色,都是一种对外界世界的再现手段,如何选择取决于摄影者自身。而一定要明确的是,复写“真实”现实的核心不是优良的装置或何种特征的技术,而是摄影创作者的感知世界的那颗跳动的心。

《雪木》:依据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拍摄的胡杨林为原型,原图记录了非常丰富的细节,后期处理上抽离了大部分树叶原有的艳黄色,保留了土地和其他较为沉着的颜色的一些色彩倾向,大面积的使用消色,以形成一种独特的视觉效果和感觉。

《高地》:原图为数字相机文档,在后期的处理上运用抽色和柔化锐化技术强化效果,并运用多图层叠加来达到要求的效果,在后期中强化了噪点,对各个噪点的色彩层都进行了细微的调整以实现要求。

此幅《好望》原图为胶片文档,经电分扫描后,进行抽色和调整处理,并局部加减曝光量,在尊重原始感觉的同时,强化了静谧的画面气氛。

《渐远之河》:原图为数字相机文档,运用抽色并在画面上蒙渐变色罩的方式呈现大的色彩剥离效果,并在局部使用wacom数字笔进行细微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