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往往能引人入胜,继而牵引进一步的考虑。于特关闭的暗店街侦探所激发我兴趣的事情在于,菩提无树,事物无心,那么种种和现实事物场景丝连般的情怀都是由人在过去(Past)不断体验中产生,并因人而异的通过记忆绑到每个人身上。空间、居所、台灯、铅笔,那些最轻微的经过痕迹(The slightest trace)足以连接我们的过往记忆。

摄影就是连接过去记忆的一种形式,或者确切的说,是世俗记忆的引子。摄影能将某事某刻以“原样”静止存下,于是当我们从一张影像开始回忆过去,它似乎可以给我们一个确切的暂停点使得我们可以继续播放回忆。但《暗店街》的开头却是,“我的过去,一片朦胧……”,与之相比,原文更有禅意,I AM NOTHING, 或可与慧能的“本来无一物”遥相呼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