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放一个句子,在等它消失

刚发布的Onone Plug-in Suite 4的广告词这么写道,Six Essential Tools that get you back to Shooting…。是啊,回归拍摄,很好的广告词。它是一买图像软件的,自然要让人回归拍摄,依据这样的逻辑,做摄影的人,自然要回归拍摄,好似如此正常。

技术的龟毛问题,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是首要的问题,所以我觉得Onone在这个层次说这个话很对。大家,都需要解决的是技术的返程车票,返回对自我的寻找,然后再决定Shoot或不Shoot。这个判断者是自己,不要把自己当艺术家,安迪说过,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是最明显不过的废话,废话就是真话。

艺术家不一定都要拍要画政治波普T恤衫,任何不是由艺术家自身生活发展脉络推导出来的突然主题变异都是真的可疑的(而不是那种哲学上的怀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如同电话号码一样的唯一主题,围绕这一主题,你可以换个Nokia换个山寨机等不同形式,你手里捏个世界风,插八张卡,接16通电话,那若不是忽悠,就是卖卡的。

Onone让人回归拍摄,毫无疑问,Onone的几个工具具有代表性的解决了不少问题。正是这类工具的不断出现,在协助我们批判自身对数字影像技术的粗浅迷恋所造成的长期迷失,回不了家的旅人,在职业和“艺术”中摇摆,在自我和以上三者中不断摇摆。相机、技术和工具,对它们的应用也应该遵循自我形成的技术和观看逻辑,结合对惟一主题的寻找,不断的呈现出自我而不是观点,因为无论何时,观点都是自发自觉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呈现自我的关注,就是全部。艺术稍有不同的是,它是一种自我观点的显像和转译,艺术需要一个显性的概念让人去理解,艺术是作为传播质料的自我。职业则是职业,职业是一种要求。

这三个维度的纠缠其实简单,在于你买到技术的返程票后,实际上也买到了观看世界的新镜子和一张崭新的地图,需要回归何处,哪站下车,这取决于纷杂的原因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