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日本与一年有半

虽然两本书不是同一时间读的,但都是我一气读完又重读几遍的书,《整形日本》是今天的日本和未来其他亚洲国家的一种可能,而中江兆民先生在人生最后的时光写下的《一年有半,续一年有半》却让我们似乎和今日的中国找到一些对位的点。社会问题无论国家地域又或者文化,无论前人抑或今人对世事的切入经验,才可能是重点吧。无关民族主义的说法,如同在香港和台湾的经济和民主“实验”一样,日本确实提供了一个可供中国参考的社会形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