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 2

Ian Aleksander Adams  Leon Henderson Robert Josiah Bingaman  Jeff James Shawn Brackbill  Isabelle Ribeiro  Simon Christen  Guillaume Simon  Leslie Andrews Alex Drum Wesley Furgiuele Micah Gilmore Jon Macapodi Brandon Chapple Dave Roth Stacey Besst Federico Erra Lauren Colchamiro Michael Michaud Dawn Chenette Robert Larso George Karaganis Alberto Lizaralde Paulo Alegria Matthew Mahon  Simon Christen  Guillaume Simon  Allan Pospisil  Marc Subido  TJ Watt  Dina Goldstein  Kevin Meredith  Matthew Bennion  Dustin Watson  James Farrally II  Jacques Shy II  Marie Halloran  Gordon Ball  Rod Pasibe  Jeffrey Shay  Robyn Cumming  Ednaldo Alves Paulino Daniel Beams Mikael Jansson Steve Fox Alyse Liebovich Ivan Kropotkin David Lazar Gustavo Sanabria Gabi Sarlay Jordan Iverson Roc Herms Ahmer Inam Joel Aron Michael O’Neal Rice Jackson Carlos Cazurro Johnny Bravo Alexandru Capsa Johnny Jetstream Justin Sailor Alexander Heilner Maoya Bassiouni Struan Oglanby

“Name”收集的是人的名字,我避免了许多呈现我个人趣味的东西,譬如避免选择主题图片,打散来源的分类,随意的从各个杂志、报刊、网站收集摄影的人(可能随后要扩展)。这种符号集结呈现带来这样一种空间、无限扩张的复杂空间,(这种感叹即我个人体验的一部分)。我相信”Name”本身即一个非艺术的艺术作品,它对我带来的体验是我的“艺术”的一个部分,即使它是不公开或无法公示的。但我开始认为,体验本身即艺术,如同观看本身而非照片本身是艺术一样。虽然它过于私人,但它作为元艺术而存在。    

一个名字,总是一个代表,但你不可能从名字本身中推测出名字以外的更可靠的信息。正如我们的照片并不能代表我们自身一样。从这种意义出发,照片可能是我们的另一个符号。由照片推测人的状态,和由名字推导人的状态都是不尽可靠的,这一问题的本身就在于,作为名字的照片,其背后是由人构成的。由照片而及人的判断,需要更为贴近,更为全面,因为与任何符号性内容一样,照片本身,也是一种出色的造假材料。

Name

Name是Opps的一个新项目,有点像之前的项目V.I.P,不同之处是它只收集姓名,这些姓名可能来源于各种地方,或许是些新的或旧的。或许你早已知道,或许你需要重新看看,或许是最新的还没发光的新星。他们来自摄影界或可能别的视觉领域或艺术领域内,也许有一天你见到你的名字,也不要太奇怪。我在想,Chinaneo的寻找或许将以此种方式延续。

  • Viggo Mortensen
  • Brett Ratner
  • Jeff Bridges
  • Eva Mendes
  • Colm Feore
  • Aaron Eckhart
  • Adrien Brody
  • Julie Delpy
  • Tim Roth

image‘s hp group

繁忙的工作中,我很不幸的又开小差了:(。在校内建了一个后期群组Image’s HP,HP除了是High-end post-produce外,还是打RPG游戏里的生命值:),非常贴切我的想法。我已经邀请了几个同学撑场面,有兴趣但没接到邀请的同学可以申请加过来。如果课堂上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这里还可以继续展开,算个小论坛吧,不太希望是纯技术问题的讨论,热烈欢迎各班思想上有些“变异”的同学们。

Xiaonei.com

分类:兴趣爱好/哲学
群组:Image’s HP

简介:

我们将主要讨论静止的图像与运动关系、Photoshop的延伸、图像处理与技术逻辑、影像新技术及其应用可性、plugins、Hign end Post-produce以及量化图像处理的相关信息。

 

燃放一个句子,在等它消失

刚发布的Onone Plug-in Suite 4的广告词这么写道,Six Essential Tools that get you back to Shooting…。是啊,回归拍摄,很好的广告词。它是一买图像软件的,自然要让人回归拍摄,依据这样的逻辑,做摄影的人,自然要回归拍摄,好似如此正常。

技术的龟毛问题,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是首要的问题,所以我觉得Onone在这个层次说这个话很对。大家,都需要解决的是技术的返程车票,返回对自我的寻找,然后再决定Shoot或不Shoot。这个判断者是自己,不要把自己当艺术家,安迪说过,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是最明显不过的废话,废话就是真话。

艺术家不一定都要拍要画政治波普T恤衫,任何不是由艺术家自身生活发展脉络推导出来的突然主题变异都是真的可疑的(而不是那种哲学上的怀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如同电话号码一样的唯一主题,围绕这一主题,你可以换个Nokia换个山寨机等不同形式,你手里捏个世界风,插八张卡,接16通电话,那若不是忽悠,就是卖卡的。

Onone让人回归拍摄,毫无疑问,Onone的几个工具具有代表性的解决了不少问题。正是这类工具的不断出现,在协助我们批判自身对数字影像技术的粗浅迷恋所造成的长期迷失,回不了家的旅人,在职业和“艺术”中摇摆,在自我和以上三者中不断摇摆。相机、技术和工具,对它们的应用也应该遵循自我形成的技术和观看逻辑,结合对惟一主题的寻找,不断的呈现出自我而不是观点,因为无论何时,观点都是自发自觉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呈现自我的关注,就是全部。艺术稍有不同的是,它是一种自我观点的显像和转译,艺术需要一个显性的概念让人去理解,艺术是作为传播质料的自我。职业则是职业,职业是一种要求。

这三个维度的纠缠其实简单,在于你买到技术的返程票后,实际上也买到了观看世界的新镜子和一张崭新的地图,需要回归何处,哪站下车,这取决于纷杂的原因世界。

我和busoni

既然回忆,那就再回忆一些。

布索尼(1Ferruccio Busoni)在1908 年时曾说过:“我相信在真正的新音乐中,机器是必要的,且将占重要地位。或许,工业在音乐的处理和变形上,亦将有其角色。”

我记得自己以前选择busoni这个名字发文章的时候,还非常惭愧的不知道Feruccio busoni,后来Google开始风靡,才逐步了解了这个人。我从未敢说对大师的不敬,我只是庆幸,自己能选择了一个不太被人共知的却很帅的人的名字作为Nickname。

记得当时选Busoni,纯粹是因为字符排列的好看,当时我作为CG设计师,我总是喜欢挑剔字符和字符之间的组合,除了打Photoshop,我经常做的休闲工作就是拉开Freehand(2后来改的Illustrator)一个个的拼文字玩,我认为有的字符在一起的好看的,有的则让人无法接受。现在回想起来,我还真是够处女座的(3虽然有许多年我认为自己是狮子座的,并一直以狮子座的方式为行事准则),譬如我认为b有一种包裹力,无论大写或小写,它具有一定的指向性,b是向上的,而B则是稳固的发力,与A或a或者C的霸气或扭力比较起来,总似乎要更温和中庸一些,这符合我的性格,中间几个字符也都还不错,U和N形成一个对应的力场,而SO也有许多说头,I或i,这个阻挡适当的形成了一个包围。

当然,历史总是值得怀疑的,当我现在写下这些,我也在怀疑当时是不是想的有这么多,但回忆又总是欺骗性的。而那时的我或许还看不出来这么许多吧,或许那是一种很原始的感觉吧。

97年的时候,我在异地上过一段班,办公大厦附近有个有艺术系的院校。那里有个硕大到无法想象的钢琴房(4有没有那么硕大也无法肯定,这或许是我的记忆又欺骗了我),那时候的我孤独寂寞,经常有一些愚蠢的结论,这导致我更加孤独和寂寞(5这或许又是一次回忆欺诈,我大概是在01年腿伤住院后才性情大变的,之前我是一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又打岔了,让我回到琴房里,不,是在琴房的外面,有那么一天,传来了很美的钢琴声音,这让当时乱听音乐的我第一次感受到很纯粹的音符击打,我现在认为,那不知名的学生肯定弹的好不到哪里去,但我却同时认为,我所认为的好不好并不重要(6我又开始试图将它和我的思路和观点链接起来了,你或许一定注意到这种倾向了,或许你又想到摄影了),首先它是很纯粹的(7这很关键),它可能有错误,但那都是一种声音击打器械后变异的声音,我们无法评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听到了器械由人驱动的反应。虽然“表音”上听起来是与人,尤其是一个还没出茅庐的钢琴学生这样的人无关的(8必须停止这样的罗嗦句),但我认为,但我总的认为,这种极具变化的“符号”(9当时我还不会这个词),深深地,深深地,深深地,触动了我。

这种触动如此有效,以至于后来,也就是现在,当我开始尝试以一种混合声音(10我对声音序列但却不是声音的怀疑由来已久)、运动与静止影像(11由来已久)、文字(12由来已久)与符号(13由来已久,并特别)的方式来反思我的惟一主题(14也即我的体验和我无法掌控现有质料和手段之前的非指向性的体验,也即我所认为的唯一主题)的时候,我总会回到那个有些破烂的,外面是砖墙(15这种材质实际上也证明了它无法足够硕大)的钢琴房。此时,通常,我的画面和音乐便变得过于具象,文字也有些具象,这很让人遗憾,我曾为此顿足不前,因为我是如此不懈的,无休止的追求抽象性。但很不幸,纯粹的具象性和抽象性都是不存在的,如同纯粹的声音是不存在的,即使它看起来似乎是那样的。于是后来,也就是现在,我就自行的举办了一个仪式宣布解决了这个问题。如何解决,似乎是个属于我的无法用形式诉说的“秘密”。

文章的刚开始,援引了1908年原版busoni对于音乐所说的一段话。我的本意是想大致无聊的再次论证技术变化对于促进和孵化新的创作质料的重要性(16以在此基础上追踪出新的刺激性聊以自娱)。注意,不是作为某种意义上的技术持有者为技术鼓吹(17实际上我某个阶段剧烈的反对技术),而只是想摆正技术与驾驭者的关系。

写到现在,文字已经以一种我无法控制理解者的理解方向的方式自由滑动,实际上,我希望让文字失控,正如同我希望控制失控一样,这样能出现更多的自然性。我很遗憾自己打photoshop及其复杂关联(18我必须以此有些矫情的词呈现我对技术理解的真实复杂性)的私人爱好在与人交往中给我带来的困扰,不断的被冠以技术的前缀,与人讨论技术,这个事情不断的让我非常失落,特别是当我成为一个老师,必须教技术的时候,我总是很遗憾,很不想干,于是我的课程分段总是乱七八糟的。后来我学会了如何聪明的教给一些人他们所必需的玄幻能力,即,在一个画面中合理完美地控制和理解元素的能力(19虽然我已经开始厌倦了)。当然,我也开始研究将它们教给普通人的方式,我个人将这种历练称之为具有伟大社会精神和理想的教育实践。因为无论何时,我都这样固执的认为,教育是一种如此重要的方式,它能让人上刀山下火海玩油锅,也能让人飞升极乐世界(20但我确实无法判断这两者之间的优劣)。教育倾向或必须着力于社会化的规定人才培养,这也是今天的社会和教育最让我感到遗憾的地方。

让我们必须回到开头。但我却丧失了对它解释的兴趣。对我来说,乐趣仍然存在,就是包裹在一层无法解释的遮挡物前,却好似在解释某物。

之所以摄影

这两天连着做东西,太复杂了,还是打photoshop好玩一些。不过忙的乱七八糟的闲暇,却搜到一篇特别早的文章,当时发在Telnet的北影BBS上,可惜后来站关的突然,可惜了一堆文章。多年以后,再读这些文字,如果你是我,相信也会别有一番滋味吧。

———–

发信人:  busoni  (布索尼与光),  信区:  Photography

标  题:  之所以摄影

发信站:  BBS  北影BBS站 (Fri May 30  00:05:54 2003)

之所以摄影

by  Busoni

  相比于达盖尔,我更尊敬同时期不被欣赏的卡罗摄影术发明者塔尔伯特,不仅仅是因为负转正的卡罗法是现代摄影技术的基石,更是因为塔尔博特身上所呈现出的探索精神。摄影史上第一部摄影集《光度绘画》虽然被评价为不成功的、甚至失败的作品杂烩,但其开创性的历史意义至今无法有任何一本摄影集可以超越。我们可以说,所有的摄影师,都是踏着塔尔博特的足迹在向前探索摄影的无限可能。科学史上的一个发明,催生了一个庞大的艺术门类和今天广阔的商业市场,更推动了人类对影像本质、人的存在、真实等哲学问题的思索和各种影像试验,作为一个严肃的摄影者,我们应该肯定的知道,之所以摄影,源自我们对这个世界尚存在的种种疑惑。

  之所以摄影,并非摄影是艺术,而因为摄影是一种表达方式。当瞬息万变、光怪陆离的世界变化出种种奇妙的组合,我们不得不盛赞造物的伟大,同时又开始怀疑……我们的情绪开始被影像感染,当开始感觉有所领悟,却无法用言语阐述的时候,影像可以将这时间和空间夹杂着情感凝固成影像,供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同样心境的知音共勉。摄影与文字、声音一样,构成了一种可叙述情感的表达方式,从这种意义上,摄影成为我们知觉和表达的延伸,由此,我们的表达才开始丰富起来。摄影对开始思索的每个人都如此重要,因为它蕴含着一种力量,一种揭开一切秘密的力量,更代表了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自由的,探索的。

  之所以摄影,因为摄影是奇妙的。在光子力量的撞击下,卤化银颗粒开始可怜兮兮的移动身体,躲避撞击的灾难,他们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一个兵团一个兵团的,集体调动,却摆出了影像的阵势。由微观而宏观,光线由苍穹直射而下,照映世间万物,唤醒沉睡的生灵。我们感叹这种宏大的,同时又发现自己的渺小。在这判若云泥的对应中,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摄影人,就是应用这博大与微小,记录和展示世间万物和人类自己。奇妙的摄影给予我们的,是一种对自我存在的反思,将我们置于控制和被控制的境地,让我们感受自己的短暂和渺小的生命。

  之所以摄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最后都会归结于一处,那就是摄影对我们的人生存在影响,它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生活方式,影响了我们和我们周遭人的思考方式,使我们用更加挑剔的眼光看待自己的周遭事物。直至最后,满怀热情的“冷眼旁观”。

  摄影,或者说影像,对我们而言有各种各样的解读。直至现在,我们仍然面对许多技术和思考上的问题,无论初学者或者业已成名的摄影师,面对摄影,我们将永远是个学生,没有人可以说他已经了解了摄影,亚当斯不行,布列松不行那些焦躁的人群更加不行。撰写此文,是想警戒自己,时刻不忘对影像的探索精神,审慎的,积极的思考和试验,揭开摄影和这个世界的更多秘密。

 

Busoni  2003/5/29

[déplacement][变迁]

4月22日至28日’旅程’07-08年度创作主题《变迁》展览

在798艺术工厂[映画廊]展出,敬请莅临。更多信息请点击查看大幅海报。画廊地图

多说两句,我觉得除了奥运和体育不应该政治化外,艺术及文化也不应政治化。艺术和文化的跨国别沟通,经常是给了我们一种在非冲突环境中交换观点、讨论乃至辩论而不是对抗地看待文化和观念差异性的“空地带”,毫无疑问,这对于双方的互信和深入了解是有益的。

这个和法国有关的展览是我的学校、我的老师和师弟师妹们与西方文化沟通合作对话乃至碰撞的结果,它强烈的不期望但却无奈地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时期展开,衷心祝愿它能顺利的完成其历史使命,也希望能得到更多专业角度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