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的视觉冲击力

      摄影的视觉冲击力是万恶的,似乎这句话本身就透着一丝邪恶:)。一个事物,一般来说总是很难成为“万恶”般的存在,但在一个恰当的环境下,如此说倒也没有什么错。

      必须要再次强调的是,它必须是在一个恰当的状态才具有适用性,恰当的状态包括恰当的人和恰当的目的。拿人来说,如果尚不能控制视觉冲击力的收放自如,那么我们也没有多少资格去做这个评判,或者说这个话,而如果一个职业的需要,具体到一个Case的需要,那么即使在某个立场上看是多么万恶的东西,也是要去做的。

      那么我们论证万恶的立场,就是站在人的视觉与对象世界关系这一立场之上所建构的,对于视觉的历练(也就是观察)来说,冲击力是一个必须要被超越的阶段。因为视觉不仅仅属于摄影,它属于每个神圣个体,是其从外部世界捕获信息的最重要感官工具。只有在某个阶段从贫乏而又简单的视觉冲击力中解放出来,才能真正迎来属于个人的某个观看阶段,这种个人体验会成为认知的真实源泉以及之后具有或不具有冲击力的作品的概念来源。

      我们必须要对视觉冲击力进行一定的概念梳理过程。在我看来,视觉冲击力在本质上是一种组合,它由一系列引起人心理响应的视觉符号和信息所组成,这个符号可以是色彩、影调关系,也可以是独特对象的特殊状态。简要来说,目前人类对视觉冲击力的理解,就是“不走寻常路”。因为似乎只有这些东西的不寻常,才能带来视觉上的冲击,如果一切都显得稀松平常,那么冲击力也就无从谈起了。

      或者也可以说,在视觉冲击力的范畴内,你能拍或做到别人做不出来的“东西”。这些东西首先是不寻常的,不符合人类日常视觉习惯的,多数情况下,它偏向于“美化与异化”的方向,虽然大多数在一个可接受的,并逐步被社会广泛接受的美的范围,但它与观察的差异性铁定是存在的。

      差异就必然需要从对象和形式两个方面处理,对象的差异化发展到某个阶段就会直指边缘化,边缘化也就意味着离拍摄者个体的生活愈加遥远。从风光的追逐地域的边缘性、到即使所追逐的阶层边缘性,乃至时尚影像中对对象的过度异化和装饰化,无一不是在追求视觉上的爆发力。总之,对象的差异导致我们的影像作品不再指向我们自我的生活本身,出现的都是在某种程度上远离自我空间的事物。这或许是隐藏的目前各个摄影分类中的顽疾所在。

      形式上的冲击力多数来说,是摄影形式变量中所包含的因素,无论是色调、影调或者尺幅、外形,都是形式冲击力的切入点。色调的异化、影调的夸张,尺幅和外形的异形化处理,都引发了作品与自然视觉的巨大差异。毫无疑问在具备技术能力的人手中,只要能找到每种异化和心理反应的对应点,就会将你所期望的表述极大的提纯、更为有效的传递出去。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重新裁剪画面,就是一个去“芜”存“菁”的过程(虽然多数情况下我们实际上是以“简单视觉冲击力公式”[即公共标准]的要求来判断何为“芜”和“菁”的。)。而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这个公式过于简单,简单的是个人都易于超越,简单的人搭配简单的公式,你不进入瓶颈才奇怪呢。

      在从外界吸收信息的观察环境下,我们或许可以将视觉冲击力及其在我们脑海中的概念理解为一种干扰的信息,特别是对自己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你无法欺骗自己,你的观察如果带着冲击力的眼镜,在一个视觉场内,你不可避免的去寻找所谓的主题和主体,所谓的巅峰时刻。这个时候,对于点视觉的观察来说,你遗漏了许多东西。由此,必须要说明的是,全局观念和开阔的视野对摄影者的重要性,一个场视觉的形成往往是摄影征途中非常困难的第一阶段。换句话说,目前定义的视觉冲击力是对摄影者形成场视觉的一个阻力。

      目前为止的论述,我们亦正亦反的在论述视觉冲击力的影响,但似乎无法拿出让人充分信服的论证来说明它怎么就“恶”了。冲击力是如此有效的一种摄影方程式,你甚至可以说它是我们表述的影像语言系统。对的,你是对的。视觉冲击力,或者说,影响他人反应的这种影像控制力,是我们职业摄影系统的基石。

      视觉冲击力是一把双刃,在初始阶段,它确实是一把好刀,但当你使用的越来越纯熟的时候,当它实际已经不能适应你对自我的追逐的时候,你却很难离它而去,你已经习惯了它的完美和便利性,习惯了它带来的在这个社会上的收获。于是,当对你个体有更高要求的第二阶段来临时,则无可避免的陷入瓶颈。换句简单的话,“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果你认为在某个方面尝试放弃它是退步的话),也只有这一“退”,才可能让你更全面的认识什么是视觉冲击力,更重要的是,它让你可以放弃某些异化的眼镜片去看这个真实的矩阵世界,形成你的真实经验和体验,促进自我完善。随后,当你再次拿起这把好刀的时候,它便不是它了。

      那么我们简单的说,就是视觉冲击力在具备目的性的冲击“他人”视觉的时候才成立,实际上,你必须成为一名娴熟的刀客才能生存;而观看者或摄影者自身,则最好不要让自己被程式化的冲击力包围,因为冲击力的系统是如此简单,简单到足以让人消灭自我存在的痕迹,就好像这把刀只能砍别人,不要自残一样。一把可以并终将在某个阶段伤害宿主的刀,就是万恶的刀。如果你已经被砍过了,或者正在被每天砍七八下,请考虑放下你手中没事老砍自己的刀,立地成佛。顿悟间,刀便成了理性的器具,劈砍之间,进入无招境界。

      最近这句话引起了一些讨论,或许几次场合说的都很快,觉得有必要书面谈一谈。但我们只谈这个面,感觉这东西还没写完,有些细节需要延伸一下到之前的文章,譬如“场”譬如“观者之念”,但那样似乎太累了。还是那句话,我在这里只是提供“免费地”参考。视觉冲击力在各个领域的误用和滥用,乃至形成依赖,都引发了许多问题,我也不可能精细到局部,逐个说明。但如果有问题,我们可以继续深入探讨。

 

《“万恶”的视觉冲击力》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