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clips

观看摄影不需要仪式和熄灭灯火去浸入,观看摄影不需要时间去等待,因而也没有了迫不及待和期待。这些丢失的艺术,就只能在假想的、能把所有物品艺术化的具备仪式化观看环境的艺廊和博物馆中重新出现。

当它成为一种艺术的,因而是美的表现介质和载体时,观众对其倾注的期待不需要时间延续和任何观赏仪式的被宣泄了。

但当一个载体宣布放弃其矫揉造作的仪式以后,它就成为虚伪的艺术市场的叛离者,它成为社会艺术介质而非艺术美化介质。摄影对于社会的意义,更在于它与个人的意义、作为职业的意义。而其装饰的意义,即艺术消费品的意义,则有些微不足道。

观众看到的是写实的对象,我们看到的摄影是一幅幅写实主义或古典主义风格的画作,因而我们开始被题材和对象迷惑,终生寻找题材的趣味性的过程被放大为摄影的全部,艺术家赖以生存的画作风格呈现反而被弱化。在摄影的境界里,也就是一个摄影者对空间内信息观察、记录和调整的能力和爱好。同一主题,在画家的手中首先有技术的差异,但决定技术运用差异的,除了技术水准,熟练程度之外,更多的是作者对画作核心呈现对象的理解。这种理解和作者寄予画作的表述自我的理想被转化为不同运用画笔描绘的具体局部和关联后的整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