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虎

 

受委托来做鉴定,没想到自己被迫八卦。但从我拿到的四十张照片来说,无论从技术信息所透露出来的问题,还是基于这些数据的分析,都让我确信这是真的照片和假的老虎。

以下是分析及数据:

 

picture-3.png

  • 依据EXIF所提供的信息,拍摄活动从10月3日下午4:38:28秒开始,至5:03:08秒结束:共拍摄35张(上午拍摄虎爪的不算)。
  • 使用相机为配备18-55mm镜头的佳能EOS 400D,像素为3888×2592。所有JPG使用ISO 400。400d闪灯的GN值为13,ISO400时GN值为13×1.4×1.4=25.48。闪灯照片光圈f4,其涵盖范围约为6-7米。
  • 在焦距上:EOS 400D 的焦距换算倍率为1.6x。镜头等值于35mm系统,28.8–88(广角至中长焦标准变焦镜头)

从第六张到第十张,可按场景分为第一组。这组最大的问题是违反通常拍摄习惯。
先是以35mm拍得该序列中最清晰的一张,然后焦距逐渐拉广至24mm和18mm。这让人感觉是在有目的地将虎拍小。而第一张是最清晰的,前景没有什么遮挡,后面遮挡越来越多。编号第9张的闪灯照片,经过阈值查看,与其近似亮度值的区域在虎的这一位置上几乎没有,而且我们可以通过对照片的技术分析确认,此时虎面(光斑)前并无遮挡任何树叶,虎脸上出现的光斑不应该是皮毛质地所能反射出来的,成组的,有规律的光斑。

06所出现的问题。
经过对图片的技术性强化,可以明显的看出老虎的头上和身上贴身覆盖着叶子,这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的,我无法证明老虎真的可以忍受这种隐藏方式。或者它有能力找两片树叶盖到自己头上。

010-011-012可以认为是第二组拍摄:
011 由同一机位将010的18mm变焦为40mm拍摄,注意,这是在010后相隔30秒完成的,三十秒是很长的时间,如果这个时间去查阅照片是很不符合常规的,即使再胆大。011和012存在一个问题是曝光数值完全相同,前后拍摄相差10秒,焦距非常近似(40:39)的两张画面,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并且 012的EXIF中没有镜头和色彩文件数据描述。与此类似问题的是022和039,都是没有镜头数据和色彩描述文件数据,而且某一个数值与上一张完全一致或部分一致的同时,带来非常明显的视觉差异。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些文件的信息是经过某种改动的,如果可以确认这一点,造假就是必然的,否则没有必要对其做掩饰。

013
从012的4:42:40到013的4:48:24,中间相隔近6分钟,而机位与008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假如EXIF是可信的,那么这六分钟时间,拍摄者在做什么?是为了014和020吗? 

014-020
在一分钟内拍摄了7张构图接近,全部聚焦于前景树叶的模糊照片,这些画面中虎几乎不可分辨,因此没有参考意义。但有趣的是,这七张焦距分别是 27,55,55,55,27,27,27。我们认为,从55端准确的拧回到27感觉可能性并不大,而且14,18,19,20四张27毫米的取景非常接近,因此有理由质疑这四张是一次拍摄后次序被重排了。

21和22的问题。
两张照片拍摄相差2秒钟。所有数值相同。但一张包含镜头和色彩空间数据,一张不包含,并且22号过来是竖幅画面。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这至少不是原始的文件(或文件次序),因为没有理由相差两秒在所有数据相同的情况下出现这种差异,除非相机公司可以证明出现这种问题的可能性,否则我们仅从其一点就可以断定文件是做过某些变动的。

23.24.25及之后的照片
其实当我们认定这些图片文件做过某些人为的更动的同时,已经否定了这系列照片作为某种证明物的可能性。(仅此一点就足已了)那么从23之后的一系列照片只能不断的证明这种判断。

从始至终,这长达25分钟的时间里,有相机快门声音响了35次,在安静的丛林中,这个拍摄距离绝对是能被听到的距离,并且期间经过一次诡异的闪灯,如果这都没有惊动一个已经濒临灭绝的种族中的幸存者–这个幸存者意味着敏锐的反应以躲过猎人和其他危险,让它在35张照片中都呈现出一张傻呼呼的不变的脸,并且甘愿头顶两片树叶子呈现平面的身躯,而且皮毛光滑的足以反射出光斑。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话,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照片必然是假的,因为如果华南虎真的如图上这位的表现的话,那么早在多少年前就死光了。

因此,我的判断是,这是一张通过翻拍照片装置,以呼唤社会对野生华南虎生存状态关注的行为艺术事件。

 

《华南虎》有5个想法

  1. 如果證明可以致人于死地,周已經以不同方式至少死過三次。可惜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他自殺以謝世人,可惜證明不能證明他會這樣做。

  2. 这么多篇这次终于看懂了。。。确实惭愧。
    分析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几乎都要完全相信造假了。
    最精彩还是文章最后一句关于行为艺术事件的定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