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题的几句话说的是技术:BetaRGB的主要特征是不再强烈的关注色彩空间的大小问题,而是色彩空间的形状问题,在一个尽可能体贴合身的空间中合理的呈现所有重要的色彩,尽力达致平衡,这种新理念的设置有望冲击sRGB的位置,理论进化是创意源泉,从大小到形态的理念转变也让BetaRGB成为现在RGB发烧级别的显学。(BetaRGB更多信息)

虽然RGB如何如何并非想象中那么重要,但由BetaRGB开始,让我考虑到的实际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从这一追求大小到追求合体的转变中所带来的思考空间,或创意的本质;以及有没有可能,或是否有必要重新审视我们已有的对某些事物某些映相物的某些成见,以别样角度切入现有的问题与困惑之中去思考另一种新可能。

恒河沙数的某个映相空间,如果观者即作者本身只有某种检验、认识的角度,只有某根筋的韧性,就会损失或困惑于某点,嗯嗯,看似简单的命题最为复杂,我想,转变可能性探寻的本质就是经常性的自我清洗,或者无力说明的、你想到的那些无法用文字来表述的某种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