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讨论

因为后天要离开北京,到外地有个拍摄任务,所以这几天很是忙碌,待会还要去搞定相机和收拾行李。我17日到28日都会在外地,期间可能opps就又要静寂一阵了。临走看到大家的一些争论,我单列出来再说几点,只说这一次,下次我就会选择更好的沉默方式,因为说这个实际意义并不大。

大家谈到的一些问题,我早就在这系列文章中各处说明了,文章有些长,所以不细心可能没发现。

最重要的是,引起争论的“观者之念”系列所谓“理论”,不是“我们”,而是“我”在讨论。

首先它是极私人的。它是从我对“我一个阶段的回顾整理的一封信”中明晰起来的,因此可以说它只适用于我,而大家看到的版本,或者说有“误导”之嫌的版本,是因为有人对这篇文章的思考回复,引起的“重要回复”中解释的简化版本。

从本质上来说,我不是在奢望教这些东西给所有的人,因为它是我写的,写本身就是简化了,只有写作者能完全理解。我在“观者之念”中写的文字,只是在尝试将它们简化为更容易理解的文字(当然简化又是一种丢失),解释它给希望有所了解的朋友作为参考,它指的并不只是“拍照片”。而且就我个人看来,拍照片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这取决于人。

“误导他人”和“被他人误导”对作者和读者来说都是个极大的帽子,我在想,许多人在摄影的道路上到了一定时候都会遇到问题而迷惑在自己的摄影道路上,因为摄影只能靠自己,想找人导导都是不可能的。从几年前到现在,我在opps上的这类思考文章,记录了我对摄影的理解,并且提供了我这些年对摄影思考不断变化的样本供大家[[参考]],人都是不同的,我不认为它们是行诸四海而皆准的理论,更不能对每个人对他们的理解负责。

另外,我不是什么理论家,摄影是没有理论只有思考的。这些想法都是原生的思考,我不觉得我是什么二道贩子,我基本不看什么理论文章,我写出的是我直接从自己的摄影和观察本身衍生出来的想法。如果你没从任何一个地方以文本方式看到过这些东西,而仅仅是从感觉上觉得应该有人说过这些东西,那只能说明它跟你的想法暗合,而不能随便扣“二道贩子”的帽子,对坚持独立和原创的opps来说,这是比较重的话。

我希望大家的问题不是从写文章本身而是从文章内部拆解出有意义的具体问题,这样就可以继续具体的讨论下去,如果否定的是写文章本身,那么我只能说,我写这些是个人行为,与你无关。

对于摄影来说,当你学会了用照相机,再往后的东西,其实是没什么可以可以像“拍照片”这样“直接学习”到的了,所以这些是不能指望别人的。

不管怎么说,谢谢大家对我的鞭策和意见。

《近来讨论》有一个想法

  1. 扣帽子和上纲上线依然是很多人表示不满和不赞同的习惯性表达方式,受教于长期的政治空气,也是可以理解了。

    表示一下对OPPS的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