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世界的“观念”因人而异

“我们将拍下什么,往往在于那个对象与自我发生的是什么样的联系。而这种联系肯定是与两者的某些情感有关。现在,影像如此泛滥,评论容易左右视线,一不小心,表达就变得阿谀奉承。我想,在摄影中,那个与外部世界发生联系的“自我”很关键。她/他应该是真诚的、不自恋、基于群众里的。对我而言,摄影从来就是很难的事情。是不是有着宽容底色的“自我”与世界碰撞而到达一种程度后,才有可能产生好照片?但世界奇妙,比之修炼,我却更相信天生的感知力。那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变成是:有感知力的、宽容的、富于情感的、能够以独特表达能力与方式的“自我”更有可能诞生好的照片。

但好的照片又是怎样的?是否为之感动,是否愿意长久地凝视它—-对于观看的人而言,影像有它们独有的影响力,一想到可能会有很多人因为观看一张图片而产生了某些从来没有过的关于他们自己生活的想法,摄影就真的是很严肃的事情。
(看了回复与你的文章随意想到的:))”

晓 对于 落选者 的评论

对世界的“观念”是因人而异的,但大体来说只有两个方向,一是感性、一是理性。鼓励自己的观者之念,是鼓励作者更多的以自身出发,来挖掘出潜力。不同的人对不同的事物可能有迥异的看法,一个土木工程专业和一个考古专业,一个音乐系和一个心理学系,一个北京女人和一个上海男人,一个学习尖子和一个留级差生,因其对同一世界的认识角度和层次不同,如果他们选择以摄影为分析工具,就有可能呈现新的观看思路。

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建筑专业的观看,因为建筑本身和摄影在性格上是比较接近的,许多学建筑的人,我想只要他们拿起相机,应该都能很快的接近Domus或者A+D等建筑杂志中的摄影水准,因为这和他们的观看和分析方式接近,这种建筑观看的分析方式和摄影的很接近,很象一种“理性视觉公共化”的理性观看状态,但本质上还有不同,因为它是从建筑语言本身翻译过来的,还有不少的误差。一个具备建筑分析能力的人,应该依此为起点,尝试超越“建筑本身”的公式化,如果为了摄影的公式标准而阉割掉这种自觉的分析语言,则会丢失掉一些天生的优势,有些得不偿失。

摄影在许多年间(尤其是在中国),土法炼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体系和标准,严格来说,这是摄影职业化(新闻化、报道化、小众化)时代的产物。今天摄影借助技术进步已经去其特殊性和职业色彩,而大家在学习摄影时,就不应该单一的遵循这一种有些残缺和凌乱的标准。怎么说呢,就象一个固定的模子,如果你受其影响,以这个模子为目标发展摄影的话,最后终归会成为另一个模子。

那么可能会说,据此看来,摄影专业是最没价值的了,因其没有一个背景的支撑,支撑它的是一个摄影本身的(有些残废的)美学体系和标准,这个标准是职业化时代的,那么今天的摄影专业该向何处发展?这似乎是一个更长远的问题。但简要的来说,摄影专业本身必须突破的是僵化的标准和体系,摄影是研究观看的,首先必须着力于外化的观看,在此基础上,才能具备一种混合多元的视野。

如果让我来当老师,我会特别强调眼睛的训练和对观看的研究,以及对所有形态的人的观看研究(以前只能研究绘画这样的同类),应该成为摄影研究的主要着力点。而具体的技术和形式乃至于拍摄思路和机巧,相对来说是很次要的。从研究观者之念以起点有目的的深入,和其他人因其背景而形成的单一观者之念的雏形是很不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