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选者

image0007.jpg

image0038.jpg

image0054.jpg

我用这一改变过的方式重看我04年的照片,有一些平淡甚至失误的落选者,却让我发现了新意义(第三张稍微差一些,气息不够)。而当时,所选择的那些为公共视觉的特别技术完美的东西,却让我在今天只能把它们重新标定为历史,那时候比较初级,现在感觉有些许不好意思(但我不否认它们在当时对我的价值,三年以前,那些东西叫先锋,现在先锋不锋,却被滥用了)。那时候我对摄影的理解层次还停留在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上,思考的并不够。

我不是在反对技术完美化,而是提醒我在面对对象时候的感受能力,如果能加入“观者之念”,复合上技术的要求,或许能带来更有意义的影像。

当然,我不会再去拍摄这样的东西了,它们不再符合我现在的要求和状态,贴它们的作用是对你或我的提醒。是不是可以用新的不一样的标准(首先要推翻现有标准),重新尝试去看看尘封在文件夹的影像,以期对未来的拍摄形成参照。

《落选者》有一个想法

  1. 我们将拍下什么,往往在于那个对象与自我发生的是什么样的联系。而这种联系肯定是与两者的某些情感有关。现在,影像如此泛滥,评论容易左右视线,一不小心,表达就变得阿谀奉承。我想,在摄影中,那个与外部世界发生联系的“自我”很关键。她/他应该是真诚的、不自恋、基于群众里的。对我而言,摄影从来就是很难的事情。
    是不是有着宽容底色的“自我”与世界碰撞而到达一种程度后,才有可能产生好照片?但世界奇妙,比之修炼,我却更相信天生的感知力。那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变成是:有感知力的、宽容的、富于情感的、能够以独特表达能力与方式的“自我”更有可能诞生好的照片。
    但好的照片又是怎样的?是否为之感动,是否愿意长久地凝视它—-对于观看的人而言,影像有它们独有的影响力,一想到可能会有很多人因为观看一张图片而产生了某些从来没有过的关于他们自己生活的想法,摄影就真的是很严肃的事情。
    (看了回复与你的文章随意想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