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010030-sm3.jpg

这是我对上一篇文章《不小心的一封摄影信》中“晓”的回复的回复,感觉比较重要,说着说着就说得应该比较能理解了,所以单独列出,以期对谁有用。

表现出“观者所念”和表现出情感是有差异的。情感是观念的一种简化。我觉得归根结底来说,就是从对象中发现出属于自己的趣味性和解析方式。“兴趣点”是摄影一开始就存在的,想清晰的找到它,需要问自己一个这样的问题:“对象的什么特质促使你拿起相机去拍它?”。一般来说,我们会有是人都有的“兴趣视觉”入手。即对象(本身)看起来可能比较好玩、比较特殊,比较引起你的想象。

毫无疑问,这时候我们的观察还是初级的。即你发现的是对象本身显而易见的特性(或者可以说是主题对象),这种简单的观察也使得“对象主导了摄影”,如果视觉还在这个状态下,就去开始主题创作的话,类比方式、以主题为界定的方式就会很容易出现。这是表象的特质。

在这个时候,对象还是对象,你拍个风光和拍个城市,人们不会看到太多人的差异,你跟张三李四拍的并没有可察觉的差异,请注意,这和传统上我们说(某协会的和某民间的在)在同一个地点拍到不同片子的那种例子是不完全相同的,那样的例子里差异在技术中存在,大多数只是技巧娴熟和后期得当,而应该说只有极少数的人能超越技术层面,外化到对象之外,呈现出自己独特的观看方式,使其本身对对象的研究探寻进入“观者之念”的状态。

(以下这几段比较重要,我已经尽力把它们转析的尽可能直接了,或许对谁有帮助和启发。)

如果你能抽离出对象,具有一种嗅觉或分析能力,就能巧妙的在一个对象空间中嗅探并剥离出自己的兴趣(即什么诱导你拍摄)。这里说的是,不管对象是什么,起决定性的是你这个人,这代表了一种从对象中获取自己兴趣点,并努力调动视觉和相机记录,以适当的手法或者不惜以数字技术加以潜在的驱动的分析世界方式,请注意,这些和对象与主题是基本无关的。

这个兴趣点,可以是元素关系,可以是边角关系,可以是你发现的某个对象特征,但应该避免公共化。而实际上,只要你的观察到一定时期,公共化观看是不可避免的,你会发现波坦斯基和施特鲁斯、乃至于wolf乃至于你的相似性。这都是曾经的相似性,这代表一个自然的阶段,装出来的和不是装出来的是能看出来的。

这个阶段一般来说,经过严格的构图和精神训练,加上性格中具有一定的理性倾向,都是不难达到的。当然,每个性格有每个性格的公共化状态,理性和感性在这个层面会有所分野,但毫无疑问的是,“公共化理性”是一个更贴合于摄影的发展过程。能达到这一阶段,已经是不错了,打个比方,最近人们老提到的梁思聪,我觉得他也只是在这个阶段,并没有再次上升,但已经很不错了。

有人的兴趣点是色彩关系,有人的兴趣点是和谐,有人的兴趣点是静谧。兴趣点是决定你真我拍摄的点(而不是对象的外在初级显现)。也就是说,兴趣点是你的性格和发自内心的“喜好”,你从对象中发现的与你精神的契合特质,也可以转译成比较通俗的“感觉”吧,但这概念并不太一样。这个“感觉”,同样也不是看书模仿可以做的那么像的,你不真诚,也就不可能真的具有自己的兴趣点,也就是说,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下,困扰在题材、主题的迷宫中,想象着摄影很简单。实际上如果你自己不投入,一辈子也就能混个题材置换熟练,中学生水平罢了。

真正牛的摄影师,给我们看的是他分析世界的方式,而不是具体什么作品。这就是这里说的两种差异。同样的,摄影不可能达到文字对意的表达高度。但具体在任何之外,都有一种高度超越限定主题,那就是永恒的观看和心灵。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我形式”是超过特定内容和主题的,它体现出了人在相机机械面前的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