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容许和容忍各种摄影的形态和样式和摄影的思维方式,不要用一种自己认为“正确”的图象方式来一同江山,当下中国的摄影流动有其社会和地域和历史和民族的乃至气候的区别而表现。也许这也正是是一种“后”的样式的雏形。过于虚无,过于自我,或者自己认为过于“摄影”是否有点泛而乏而不知所云强说另一种“愁”呢?”谢人德 对于 有人在摄什么影 的评论

谢谢你的意见,这个问题我已经在(《有些话》),《几个讨论》等几篇文章中说到过。“过于自我”和“虚无”并不能划等号。自我可以是任意形式的,实际上,只有自我,才能达到呈现多样性,而中国的摄影流动,表面上看是形式多元的,实质精神上还是很缺乏的。

我没有推崇某种“正确的”图像方式,实际上也没有这样的东西。从表面形态上对这些作品进行分类只是很微不足道的方面,应该说,我们想寻找的是,在超脱了庸俗标准之后,那些细小的,容易被忽略的(也只可能是细小的)人的差别。再简单些说,这是对摄影有帮助的一些人,他们似乎贡献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只有自己才是不可复制的),而不是依照某个美学原则或标准在复制,虽然有一些尚显稚嫩,也可能并不是有意识的,但这并不重要。相比那些特公式化的影响,我觉得这些或许一微米的不同更让我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