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利可不是商业或某种具体的东西

功利最直接解释的是急功近利,盲目跟风,急于为外界承认,这叫功利性。功利性跟与对成功和利益的正常追求是不同的。功利性的结果,往往是无功无利,即使有一些近期的收益,但那始终是走不长的。

用摄影挣钱非但一点都没有问题,而且更是应该发扬的。我们不反对商业运作的摄影,也不是反对某种形式的摄影。请不要把功利和商业或某种摄影形式挂钩,功利是个更大的概念。

反对功利,就是希望那些不以摄影生存或以摄影生存的人,能真正的按照自己的道路去思考自己的摄影,你不走自己的道路,去走看似最广阔的功利道路,实际上看似你挤进了“名人堂”,也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从此消失了。

许多人都会忘记,在绘画史上,大部分真正有影响的人,梵高、高更、塞尚乃至太多的人,都是终其一生在默默的按照自己的方式和自己规划的路线来创作的,他们的创作真正属于个人,但只有完全意义上属于个人的东西,才最有可能引起人的共鸣,才能真正的公共化,成为公共的财产。

几个讨论

任何批评和质疑都会让某个理念更为清晰,也促使我们去反思和完善。

转一则朋友对”中国有人在摄影”项目的讨论以及我的回复

这事儿真是个好事情,不过说实话,活动的名称“中国有人在摄影”这名字很不舒服。那哥们博客里的关于这次活动的文章和此次活动被“选入”的部分照片都看了一遍。特别是文章看的我是感觉“文化大革命”又要席卷从来了一样。既然强调了摄影的元状态,要回归摄影本质上来。那何必要和商业市场的“大片”干架呢。
其实在所谓的商业味已经熏黑的屋檐下,拍自己的照片的年轻人还是很多的,只是没有个好途径供发现。我想这也是这次活动的主旨吧。
前面一句为什么在商业前面加上“所谓“这个词,我是觉的,国内的艺术市场本身就不健全,Busoni 在文章中针对现在的图片市场说到“摄影是妓女”。是啊,嫖客的品味不高,妓女的档次能高吗。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就大了。
还有,一味的强调“摄影的元状态,从自我的本源出发”,会不会造成大家的矫枉过正呢?就是说大家都沉浸在自我空间中,自说自话的意淫状态下呢?
我们都知道,艺术创作是很强调自我的,我们可以从优秀的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他或她的生活态度,他的世界观,我们通过作品,甚至对他或她的个人的人格魅力而陶醉。 但他或她的自我是建立在公共经验之上的。

评论 由 sunxin — 7月 10, 2007 @ 5:42 下午

下面是我的回应:

嘿,我来回答sunxin吧。首先我的意思不是革命性的,那不是斗争。如果你看了我之前更多文章的话,会发现我是一个非常重视“和谐共生”的人。

我说的革命性不是我自己要掀起来什么革命,而是说我们现在的摄影太不坚定了,老是一种势力风格得势之后就要全领域的“种族灭绝”,这种革命性是不应该的,譬如今年外国老哥传来风向,那就一窝蜂地全改了,这实际上是很不智的,这样的水平也“大片”不到哪里去。

这事呢,本质上是一个各种生命形态的保存,以避免到最后更多的形态被挤压在自我的小圈子里,别人看不到,自然我们就还得一直研究外国摄影师,学生就得一直学,没有一个同样是这个国家的人的参考,人就得一直在起步状态徘徊,没有精神上的同伴,自然就放弃掉更多的自己,去追逐那些形式上的花巧。我就是这样学的,或许你也是如此,没有参考,没有同伴,其实是很痛苦的。其实有时候,知道有人也是和“自己”那样在思考和拍摄这个世界的,那是挺幸福的事。

发现和收藏(和保护)是这事的主旨,你发现的很对。至于嫖客和妓女的品味确实是这样的,但那是市场环境中的,其实更多的人不是专业摄影人,他们靠别的生存。所谓专业摄影或摄影市场,实际上是生活在一种定式中的,市场决定了他们的创作,也就是说市场的风向更多的主导了他们自我的创作,艺术市场是很残酷的,有些人一辈子在画笑脸,有些人一辈子在画垃圾,这些人其实也很惨,但这就是市场。专业领域的“大片”对社会的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更多的人拿起相机,学的却是拍这些痛苦的笑脸,展示自己那幼稚的可怜的观念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反思这个问题,这真的是个大事。

摄影的元状态,是鼓励结合每个人的独特性的自由摄影,而不是大家都学张三李四的手法和形式,元状态,也就是多元。如果大家沉浸在自我空间中,也真的未尝不是坏事,我想,我们有太多的经过系统摄影训练的人正在忘记摄影。忘记去发现生活中的一个空间、瞬间对”自己“的意义,我们好多人已经真的不会感动了,似乎都在想如何构造出更多的视觉冲击力,如何寻找惊天动地的大题材,这其实也挺惨的。

自我必然建立在公共经验上,但在这其上,公共经验是建立在个人经验上的。

Chinaneo的属性

首先,请求各位留言别叫老师。老师这一概念应该只用在课堂上,甚至课下就不必了。我虽然担了点教学工作,但也依然还是个学生,只是个70年代末梢的小青年,在奔三的道路上挣扎:)。

在摄影小圈子里,想听说好话都很容易,难得的是那些说真话的朋友,真话可能不好听也更得罪人,虽然真话也不一定对,但至少表示了一种对方这个个体看待你作品的真实态度,我认为这是非常宝贵的。我是个很倒霉的人,我喜欢说真一些的话,所以我的嫡系学生真正喜欢听我说他们作品的可能并不多:(。

真正的老师,应该是比较冷静的能看到事物的两面性。譬如任悦(我同样不叫他老师,以免有说老之嫌),她给我来了一封信,提到一些关于China neo观点。我私自摘录了一些,请大家自己感觉。我一直觉得,摄影提高,依赖更多的是文字所传递的思考。

在表示了对”中国有人在摄影”项目的充分肯定之后,她提出了自发和自觉两个概念,比我的真诚理论要温和些。 以下是摘录。

自发的摄影是摄影者没有任何目的(功利的目的、实用的目的、赚取名声的目的、传播观点的目的),在放松的状态下利用摄影这种媒材进行的工作。自觉的摄影,是摄影师出于以上目的,系统地进行的摄影工作。并非自发就是好的,也并非自觉就是糟糕的。

但是理应把这两者分清楚,甚至鼓励那些有天赋的摄影师从自发走向自觉,因为摄影本身就是一种传播的介质,好的思想和观念理应得到传播。而在fotoyard里面很多人就在这种一锅焖的气氛中自说自话,继而有些自恋了

你现在的工作其实是担当了策展人的工作,或者说是从自发的摄影中,提炼出自觉的可能,我觉得至少要让这些年轻人明白他们的状态,我相信他们也一定在为自己寻找出口,寻找持续不断地拍摄好照片的动力,比如你应该鼓励他们写一下自己的作品说明,这会帮助他们理清思路

总之,我觉得不是”中国有人在摄影”就好了,应该让这一状态更进一步。”

下面谈谈我的看法,China neo更强调多元化的摄影,而非推崇某个风格,所以这里可能也有气球和面具(但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对面具和气球有新的理解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可能也有所谓的观念、拼贴、矫饰,这都没问题,我们更希望的是新的理解。

而个人在对自我经验和背景与摄影的整合中的自由发展,恰恰是这种新的更多的理解的(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来源。我希望更多的人由原始的自发转化为有目的的自觉,之所以China Neo这里相当强烈的反对目的性(或所说的自觉),是因为自觉的有目的的摄影,必然容易在某种被接受和承认的鼓舞下进入程式化,继而进入模仿化。而鼓励自发性的元状态的摄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从自己的本原出发,提炼出自己的独特性,继而形成自觉的,但是属于自己的,也是对摄影的发展有正面性的新的摄影形态。

我们应在任何时候旗帜鲜明的反对单极化,过多功利性的摄影,是非常容易在周边的影响下成为单极化的助力的。这种单极的趋势在近两年是如此明显,我们的摄影界的革命性是如此的纯粹,一种力量和风格成为主流的同时都在排除异己,这直接造成了我们摄影形态的单一。大家都跟风创作是很不智的,而过于强调自己摄影的”目的”,可能是形成这一现象的根本。

所谓顽疾用猛药,现在的摄影媒体和摄影环境的不理性跟风现象已经相当严重了,所以我们如果能更强烈一点,减少模棱两可的表述,这样在自然的折损之后,恰恰将是我们需要的和谐状态。

China Neo的本质是一种广泛的中国摄影形态收集,我们鼓励各种微小的火种,而不是以一种框架去限制和消灭这些可能并不是主流力量的形态。 当然,任悦也说明了对自说自话乃至自恋的担忧(即使她指的不是China neo),这种情况也会很容易发生,我们避免的方式是,尽可能的增加形态和圈子,以不同思想的冲突消解这种过于自我的可能性。

至于策展人还说不上,但我希望有更多专业策展人能把China Neo当成一个来源,从中挑选出符合其某次策展意图的摄影者。

Felting: China neo 简要选入理由(第一期)

 这个文件刷新时丢了格式,少了不少人,不知道有没有人存的有这个页面,如果有麻烦给我寄一份,纯文字的就可以,非常感谢(colorthink@gmail.com)


momo
Momo的影像显示出一种独特的与世间离气质,在看似私人的日常记载中,体现了摄影之于个体的心灵功用。摄影成为一个人赖以自我救赎与救赎世界的工具,这是对摄影意义的最大尊崇。
STAN对光影和色彩的敏锐认识使其作品呈现出和谐的趣味性,于是日常被忽略的世界重新被包装上市,重新认识真实而非媒介化的生活,这也是STAN最大的意义。
STAN

Felting China neo得到了许多朋友的支持,我表示感谢,China neo这里面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有些也没有得到许可,未来没有得到许可就收录的人可能会更多,希望被收录的人能理解felting的工作。如果你不喜欢被收集,可以随时来信取消。如果我选的片子你不满意,也希望能联系,我好做些调整。

我开始尝试写一些非常个人的第一认识,能被收入china neo的,实际上都是让我有触动的,我想谈谈我的第一印象。我不想把他们冠之为评论,只希望能成为别人读解时候的一个切入的参考点。

有人在摄什么影

felting“中国有人在摄影”,首先不是一个选秀榜,我得再次声明,它不是类似江湖排名的东西,未来也不会是,它会变得庞大,里面也终会有更多我们摄影的希望。

“中国有人在摄影”,不是说收集的是中国摄影最好的作品,绝对不是。我们都没有这个资格,或者说,没人有这个资格来评判和定义,我们只是认为,中国的摄影正在被危险的曲解,某些摄影形式在主流的道路上呼风唤雨,而恰恰丢失了摄影存在的价值。从大环境上来看,中国没几个人在真正的“摄影”了。从纪实到观念,在大理念的控制与争夺中,摄影始终无法回归其本原——“摄影”。中国有人在摄影,是想说明,还有那么一些人在尝试剥离更多的外在,去以一种不同的方式理解摄影。

摄影如果被分类,就必然丢失其自我。因此,摄影并没有类别,felting也不会依据现有的类别喜好来评判,我们不会放弃纪实和观念,不会放弃数字和胶片,我们不放弃任何可能性,只要你还没有放弃。

摄影这些年有许多变化,最大的变化是主流的摄影越来越无极化,摄影在向艺术市场迈进的同时,丢失了自我。摄影越来越像一场低劣的游戏,视觉的狂欢症候,在为买家的胃口拍照的那些“主要”摄影艺术家眼里,摄影是个妓女。有意思的是,这种现象被蠢笨的媒体传播和放大,并波及到普通的人和学生身上。结果,即使没有了买家的要求,我们的摄影也不得不自我束缚和自我变异,遗憾的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自杀道路。长此以往,中国将没有人“摄影”,全在抖包袱,逗别人。

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别人”摄影,这是最令人遗憾的。

什么是真正的摄影?

摄影是真诚,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也是我们许多人,除了文字和沉默之外,唯一唯一的发言形式。

摄影是记忆,它意味着个人经历,个人的摄影并不是私摄影。个人即公共。因此无论拍摄的对象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在完全属于自己的思想里拍摄。要摈弃被更多人承认的诱惑,这并不容易。

摄影是复合形态,摄影复合的是一个纯粹的人的成长,人性的成长以及其所经历的痛苦。

摄影是对日常的敏感,甚至是一种病态的诗意敏感。这种敏感是艺术的潜质,这样的人是痛苦而幸福的,是每个人都有的天份,不同在于,你是否足够真诚。

摄影不是形式,不是某种固执的色调和笨拙的符号堆砌,摄影的观念始终默默地由影像本身自我传递,而不是强说愁的孩童造句。

摄影自己呈现其自身及其身后的人性成长,因而需丢弃花巧,摄影是其本身。

好的摄影,一看便知。

————————————————-
felting的通用标准可能只有一条。

1、摄影

其他的可能性是其中一条或符合几条。

1、真诚
2、为自己摄影
3、有对摄影的不同理解
4、神秘气质与诗性
5、独特
6、与众不同的视觉境界
7、超越大众
8、自我
9、日常
10、其他可能性

我真诚的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提供线索。
如果你觉得自荐不舒服,可以来信不用说任何话,给我发个博客地址或图片加名字就行。
如果你有喜欢的别人的博客或图片夹,请务必帮忙提供一下。等我们积攒一些时间,你就可以看到更多你喜欢的摄影了。

fotoyard

以前一直觉得 fotoyard是一个神秘之地,神秘的不敢去看,为了felting的china neo,义无反顾的去探索了一圈。结果我被首页秒杀。 我的总体感觉是,fotoyard在马良化,当然,里面还有许多精彩的。但我觉得开始风气不好。玩质感、玩细节、玩影调说不好听的,XXXXXXXX。感谢那些真的摄影的诸位,在这个乱世中还能坚持住,谢谢啦。

气式

我看过一些书,提到过式神这个概念,如果你不知道又想知道,你可以去google一下,但那个跟本文无关。

我想说的不是式神这个东西,我想说的是式。

其实要你说,摄影能怎样不同,摄影无非是一个平面,简单的很。

你从不同人的摄影中感受到的不同,其实是式。

或许,也就是我曾经说过的气场

如果把气场转化为式来解释,就会比像场更进步一些。

因为式比气好理解,气是由式构成的,而式,就是画面可见元素的无形流动,是可把握的。

如果一个敏锐的人,可以捕捉到由视觉元素在天然和无意(又或者有意)间形成的式,那就比纯粹视觉玩耍要好的多。

不知道这么说大家是否能理解,一列火车迎面而来,紧急的刹车声之后,必然向前滑行。

而我们的世界,尤其是镜头框中的世界,就是无数的火车,每个枝桠都在发声,一个元素,只要可见,就必然有其源头,有如水之于石,人之于路,每个元素都有自己的path。

path编织起来,便是视觉可见的,但不可见的那些式,同样存在于画面之中,但需要更多的修为去捕获。简单的说,如果你把握到了path,便多了一些可能把握到不可见的式,而后便能决定画面的气。

对path的修养可通过视觉观察训练出来,许多人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看看中国摄影就知道了)。后面就要困难的多,因为它不是单纯视觉训练可以做到的。

式需要更多的灵气和天份,需要对生活的二次理解和认识,需要诗意的去找寻和理性的分析,这都是许多人,还有许多摄影专业学生所缺乏的。

摄影专业的问题是,你们对式的感应很迟钝,只能看见能被眼看见的,从高中走来,仅仅知道个毕加索,学习上手就是视觉要素,这是很失败的,一辈子玩色彩构图瞬间,只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摄影师。

哪什么是比一个很好的摄影师更好的摄影目标?

所谓专业摄影(原来的那种定义),实际即意味着放弃了摄影。

但你说我每天都干摄影工作啊,我爱啊,我看到好照片很激动啊,我获了华赛荷赛爱普生啊,依我看,这都是X。为了一个特定的要求和目的去摄影是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你的摄影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摄影的目的为的不是照片,而是为了帮你把这个世界看的更深,更透彻。为了帮助你超脱思维定势,或许可以改成:“这件事”的目的不是为了照片,而是…………。

真正的摄影是心灵,这个相机易碎怕潮,如此娇贵,你不应该毁了她。

felting特辑:中国有人在摄影

chinneo.jpg

felting开始收集中国摄影师作品。

我会努力去exploere,但是一个人见到的必定有限,非常希望大家提供线索或作品。
我的blog留言控件比较严格,留言中有网址就Ban。所以最好是能邮件给我。(gmail: colorthink)
图片尺寸是600或800长边。非常感谢。

felting这事不求名利,公益事业,我是自己感觉老窝在小圈子里是不行的,世界太大,我们都需要扩大点视界空间,老看老外在拍,一看中国人好多人都在概念呢,没几个人在踏实拍照片。

于是我想,看看身边的黑头发都在怎么理解摄影,对摄影也是好事,对正在摄影的人也是好事。不是吗?

关于选片标准的控制还要说一下,不是发过来就能用的,我会先做一个大致的甄选,这个甄选有我的判断标准,我自认对各类摄影和思潮有些认识,会尽量客观。

至于如何和其他偏颇的介绍中国摄影的形式划清界限,我想最重要的是确保质量的同时的量的积累,如果我们能挑选出来几百个人,就必然更全面,也更真实,当然,我们希望有更多,这样,会更有力量。

Felting工作小报

Opps felting目前正在进行原始积累工作,主要传些以前搜集的东西,这些东西还有很多待上传,所以暂时不会有非常新的摄影师(如果新的摄影师资料也足够的话,当然一并传上来)。

而Opps felting正在准备刊行国内摄影师作品,特别是复合类背景的,譬如学设计或建筑,或者学音乐的美术的,经济的物理的,之后又系统摄上影的,如果你有超过6张以上的系列作品(风格接近),可以发邮件过来交流一下(Gmail: Colorthink),或者给我个博客地址,我想呈现这个群体的艺术价值,我一直认为摄影的未来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好了,这次小报就先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