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ting二期

相关链接:felting一期

besee.jpg

庄严在一篇名为“思考1”的博文上这么写到,“问题的答案是随着时间迎刃而解的,是随机的,是突然的。” 然后又写道“对于摄影这件事情,我真的应该把它叫做拍照片。”我想。把生活的随机性以随机性的视角和拍照片的形式,非道貌岸然的同时,却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另一种态度。

bne.jpg

我感觉BNE(李思恩)是“苦”出身的,从博客的开始看到结束,看得出是走了些弯路才走到今天的,在我看来,BNE在对影像的理解上还在持续的动荡状态,时好时坏,时晴时雨。在博客里,他拍了一个女孩子,这样写到:“一个朋友.拍的漂亮就好 哈哈.”他“拍得漂亮就好”的一张,却是我最欣赏的。其实,如果能放下他人所谓艺术的架子,转换自己被周边影响的标准,不绷着“创作”这跟弦,那真正的创作,就会自然地生成了。

made.jpg

我认为马达是以绘画的理念在摄影,因为很明显,他追求的是一种仪式感和恢宏特性,单幅即成立的影像需要足够大的空间和仪式来呈现,影像提供了足够的信息,细节里包含着细节,感觉有些超级写实主义和巴洛克风格的混血。但题材、风格和对象的多变也让我们难以接近。一个画家,也是有相对确切的兴趣对象类型的。马达跟许多人需要的不一样,大多数人需要的是解决主题兴趣单一的问题,追求影像内在的联系,而马达需要的是在一个内在联系的基础上重建对象。存在即细节复合,也可以说,在一种特定的观看下,无尽的细节和我们现在能从他的影像里发现的东西是无限存在的,马达或许需要一个表象的东西来把影像联系起来。

memo.jpg

林舒或许在其作品中以摄影的方式再次诠释了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所提及的“气韵”。饶有古意的气韵构架出让人神往的情景,气韵足够私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特征,林舒的影像古拙而绮丽,自然生成,让我想起六朝时期隐士的风华,我很喜欢这感觉。

phoebe.jpg

靳华是个很好的摄影师,有一些特别专业好看的作品,但我采集的是一些或许只有他私人才能更好的理解的图片,如果是另外的人选起来肯定会选出跟现有的完全不同的东西,或许看起来更“精彩”些。但我真的很用心的在选,我希望我的采集能作为对他的参考,我剔掉了一些我或者另外一个人也能拍出来的东西,剩下的就是我能从中看到他的身影、他的状态的影像。我把这个话题扯开一些,靳华或许可以让我们想到一些人,譬如摄影专业的学生。如果“专业”成为定式,而“专业”到真我的消失,让我们只能看到技巧、主题和公式美的话,那专业索性不要也罢。专业摄影最大的问题就是教条和训练所带来的副作用,如果只以他者的理论、观点和大众的理解来自我审查和约束的话,最后得出的必然是他人的,一个作品无法让自己有所感触,而只让别人感觉到“美”或“有趣”,而不是引人思索和参照,我个人觉得挺失败的。而反之,如果不以专业,不以创作为包袱,真的以原生的方式去摄影时,那状态真的很好。也只有这样,才能如之前所说的林舒或马达一样,把更多的自我特性渗入到影像中,而不是换一个题材就换一种特征那样的不真实。

yiki.jpg

YIKI(刘一青)在我看来,属于那种上帝给了礼物的人,虽然早期感觉有点过于东瀛化,但并不是大问题,真正让人羡慕的是,她对生活的采撷犹如“大家”的速写,历练,驰骋,游刃有余。如果非要有特质的话,就是她若隐若现的对光的敏感,但这并不重要。影像随风自来,这是难得的状态。但让人有些远忧的是,她稍近一点的作品(在其博客上),正或多或少的丢失着一些东西。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

———–

关于阐释再说明。

任何阐释只能是发言者自身的理解,在生活中,我不认识所有felting china neo中收集的摄影师,因而本质上,我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用我的经验来重新解析,因为我知道,这些文字可能有助于看到的人,比照他者的影像,继而更重要的是比照自身的影像和状态,思考自己的摄影,实际上,是我和摄影师在携手完成一个社会化的事情,其根本是希望能让更多爱摄影的人除了高姿态的评论、解析和批评之外,除了不多的摄影媒体,摄影理论之外等找到一个更亲近的参考来源。我尽量以客观的立场来处理这些庞杂的信息,我希望我是作为一个朋友的角度来跟你谈我的看法,能找到的摄影师均是一个典型,好的才收集,无论一些字词的处理会带来怎样可能的误解,我毫无贬低之意。

《felting二期》有4个想法

  1. 喜欢你的文字,是我想的,却是我说不出的。

    最近写的一篇文字同样有关摄影,同样提到了“道貌岸然”,且中心概念一致,只不过我文字差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