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讨论

任何批评和质疑都会让某个理念更为清晰,也促使我们去反思和完善。

转一则朋友对”中国有人在摄影”项目的讨论以及我的回复

这事儿真是个好事情,不过说实话,活动的名称“中国有人在摄影”这名字很不舒服。那哥们博客里的关于这次活动的文章和此次活动被“选入”的部分照片都看了一遍。特别是文章看的我是感觉“文化大革命”又要席卷从来了一样。既然强调了摄影的元状态,要回归摄影本质上来。那何必要和商业市场的“大片”干架呢。
其实在所谓的商业味已经熏黑的屋檐下,拍自己的照片的年轻人还是很多的,只是没有个好途径供发现。我想这也是这次活动的主旨吧。
前面一句为什么在商业前面加上“所谓“这个词,我是觉的,国内的艺术市场本身就不健全,Busoni 在文章中针对现在的图片市场说到“摄影是妓女”。是啊,嫖客的品味不高,妓女的档次能高吗。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就大了。
还有,一味的强调“摄影的元状态,从自我的本源出发”,会不会造成大家的矫枉过正呢?就是说大家都沉浸在自我空间中,自说自话的意淫状态下呢?
我们都知道,艺术创作是很强调自我的,我们可以从优秀的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他或她的生活态度,他的世界观,我们通过作品,甚至对他或她的个人的人格魅力而陶醉。 但他或她的自我是建立在公共经验之上的。

评论 由 sunxin — 7月 10, 2007 @ 5:42 下午

下面是我的回应:

嘿,我来回答sunxin吧。首先我的意思不是革命性的,那不是斗争。如果你看了我之前更多文章的话,会发现我是一个非常重视“和谐共生”的人。

我说的革命性不是我自己要掀起来什么革命,而是说我们现在的摄影太不坚定了,老是一种势力风格得势之后就要全领域的“种族灭绝”,这种革命性是不应该的,譬如今年外国老哥传来风向,那就一窝蜂地全改了,这实际上是很不智的,这样的水平也“大片”不到哪里去。

这事呢,本质上是一个各种生命形态的保存,以避免到最后更多的形态被挤压在自我的小圈子里,别人看不到,自然我们就还得一直研究外国摄影师,学生就得一直学,没有一个同样是这个国家的人的参考,人就得一直在起步状态徘徊,没有精神上的同伴,自然就放弃掉更多的自己,去追逐那些形式上的花巧。我就是这样学的,或许你也是如此,没有参考,没有同伴,其实是很痛苦的。其实有时候,知道有人也是和“自己”那样在思考和拍摄这个世界的,那是挺幸福的事。

发现和收藏(和保护)是这事的主旨,你发现的很对。至于嫖客和妓女的品味确实是这样的,但那是市场环境中的,其实更多的人不是专业摄影人,他们靠别的生存。所谓专业摄影或摄影市场,实际上是生活在一种定式中的,市场决定了他们的创作,也就是说市场的风向更多的主导了他们自我的创作,艺术市场是很残酷的,有些人一辈子在画笑脸,有些人一辈子在画垃圾,这些人其实也很惨,但这就是市场。专业领域的“大片”对社会的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更多的人拿起相机,学的却是拍这些痛苦的笑脸,展示自己那幼稚的可怜的观念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反思这个问题,这真的是个大事。

摄影的元状态,是鼓励结合每个人的独特性的自由摄影,而不是大家都学张三李四的手法和形式,元状态,也就是多元。如果大家沉浸在自我空间中,也真的未尝不是坏事,我想,我们有太多的经过系统摄影训练的人正在忘记摄影。忘记去发现生活中的一个空间、瞬间对”自己“的意义,我们好多人已经真的不会感动了,似乎都在想如何构造出更多的视觉冲击力,如何寻找惊天动地的大题材,这其实也挺惨的。

自我必然建立在公共经验上,但在这其上,公共经验是建立在个人经验上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