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31 Twitter杂记

  • The hardest thing to see is what is in front of your eyes. -Goethe #
  • 摄影不是学出来的。 #
  • 伦敦奥运徽标的历史和理论价值将在未来体现。 #
  • 当你的原始知识来源由书籍和思考转变为杂志或网络,就和看电视学习没有什么区别了。 #
  • 太牛了,大卫林奇。太tm牛了,Inland empire。 #
  • 我得说,”设计”是吾等凡人体现灵长类尊严的的最佳入口。 #
  • 镜头框中的世界,就是无数的火车,每个枝桠都在发声,一个元素,只要可见,就必然有其源头,有如水之于石,人之于路,每个元素都有自己的path。 #
  • text:http://wumi.blogbus.com/logs/7107050.html #
  • 摄影反对意思 #
  • 要想看到别人看不到,就必须先看到别人看到的。 #

2007-07-30 Twitter杂记

  • 写Twitter #
  • 还在赶一个稿子. #
  • 改改页面. #
  • 想去宵夜,可北京还在下雨。 #
  • 一部叫《多罗罗》的日本电影,一部叫《夜。上海》的中日混血电影。这都是我这两天看的,痛定思痛,看点电影。 #
  • http://www.acdseepro.com/
    acdsee pro2还不错。 #
  • 用胶片扫描的注意,新版VueScan,上次一个645底扫了八遍后,插值到1.6米,效果很不错。 #
  • 我认为伦敦奥运的申办和最终两个标都很牛X。见felting toplogo。 #
  • Wikipedia可以用了! #
  • 中国的设计教育和摄影教育一样有毛病。 #
  • 无论是设计还是摄影,不经取舍的“新”信息都太多了。 #
  • 低智艺术即死亡。什么是低智,你去看本书,叫《乌合之众》。 #

felting二期

相关链接:felting一期

besee.jpg

庄严在一篇名为“思考1”的博文上这么写到,“问题的答案是随着时间迎刃而解的,是随机的,是突然的。” 然后又写道“对于摄影这件事情,我真的应该把它叫做拍照片。”我想。把生活的随机性以随机性的视角和拍照片的形式,非道貌岸然的同时,却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另一种态度。

bne.jpg

我感觉BNE(李思恩)是“苦”出身的,从博客的开始看到结束,看得出是走了些弯路才走到今天的,在我看来,BNE在对影像的理解上还在持续的动荡状态,时好时坏,时晴时雨。在博客里,他拍了一个女孩子,这样写到:“一个朋友.拍的漂亮就好 哈哈.”他“拍得漂亮就好”的一张,却是我最欣赏的。其实,如果能放下他人所谓艺术的架子,转换自己被周边影响的标准,不绷着“创作”这跟弦,那真正的创作,就会自然地生成了。

made.jpg

我认为马达是以绘画的理念在摄影,因为很明显,他追求的是一种仪式感和恢宏特性,单幅即成立的影像需要足够大的空间和仪式来呈现,影像提供了足够的信息,细节里包含着细节,感觉有些超级写实主义和巴洛克风格的混血。但题材、风格和对象的多变也让我们难以接近。一个画家,也是有相对确切的兴趣对象类型的。马达跟许多人需要的不一样,大多数人需要的是解决主题兴趣单一的问题,追求影像内在的联系,而马达需要的是在一个内在联系的基础上重建对象。存在即细节复合,也可以说,在一种特定的观看下,无尽的细节和我们现在能从他的影像里发现的东西是无限存在的,马达或许需要一个表象的东西来把影像联系起来。

memo.jpg

林舒或许在其作品中以摄影的方式再次诠释了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所提及的“气韵”。饶有古意的气韵构架出让人神往的情景,气韵足够私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特征,林舒的影像古拙而绮丽,自然生成,让我想起六朝时期隐士的风华,我很喜欢这感觉。

phoebe.jpg

靳华是个很好的摄影师,有一些特别专业好看的作品,但我采集的是一些或许只有他私人才能更好的理解的图片,如果是另外的人选起来肯定会选出跟现有的完全不同的东西,或许看起来更“精彩”些。但我真的很用心的在选,我希望我的采集能作为对他的参考,我剔掉了一些我或者另外一个人也能拍出来的东西,剩下的就是我能从中看到他的身影、他的状态的影像。我把这个话题扯开一些,靳华或许可以让我们想到一些人,譬如摄影专业的学生。如果“专业”成为定式,而“专业”到真我的消失,让我们只能看到技巧、主题和公式美的话,那专业索性不要也罢。专业摄影最大的问题就是教条和训练所带来的副作用,如果只以他者的理论、观点和大众的理解来自我审查和约束的话,最后得出的必然是他人的,一个作品无法让自己有所感触,而只让别人感觉到“美”或“有趣”,而不是引人思索和参照,我个人觉得挺失败的。而反之,如果不以专业,不以创作为包袱,真的以原生的方式去摄影时,那状态真的很好。也只有这样,才能如之前所说的林舒或马达一样,把更多的自我特性渗入到影像中,而不是换一个题材就换一种特征那样的不真实。

yiki.jpg

YIKI(刘一青)在我看来,属于那种上帝给了礼物的人,虽然早期感觉有点过于东瀛化,但并不是大问题,真正让人羡慕的是,她对生活的采撷犹如“大家”的速写,历练,驰骋,游刃有余。如果非要有特质的话,就是她若隐若现的对光的敏感,但这并不重要。影像随风自来,这是难得的状态。但让人有些远忧的是,她稍近一点的作品(在其博客上),正或多或少的丢失着一些东西。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

———–

关于阐释再说明。

任何阐释只能是发言者自身的理解,在生活中,我不认识所有felting china neo中收集的摄影师,因而本质上,我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用我的经验来重新解析,因为我知道,这些文字可能有助于看到的人,比照他者的影像,继而更重要的是比照自身的影像和状态,思考自己的摄影,实际上,是我和摄影师在携手完成一个社会化的事情,其根本是希望能让更多爱摄影的人除了高姿态的评论、解析和批评之外,除了不多的摄影媒体,摄影理论之外等找到一个更亲近的参考来源。我尽量以客观的立场来处理这些庞杂的信息,我希望我是作为一个朋友的角度来跟你谈我的看法,能找到的摄影师均是一个典型,好的才收集,无论一些字词的处理会带来怎样可能的误解,我毫无贬低之意。

全是高科技

最近我实践了几条以前写的“做什么不做什么”,远离了几天电脑,同时也远离了几天相机(这是因为相机出毛病了),更是远离了几天互联网,倒真挺好的。回来发现一些比较重要的影像软件“高科技”公司都有新的改革。本人好歹算是个教“高科技”的,虽然自己的照片和理念越来越简化,但是还是有介绍些新动向的责任。我一直觉得,让人一看照片的样子,就感觉高科技的吓一跳并不是影像应该追求的王道。但如果你还没追求过,必然是需要这个过程的,有一天感觉用不上了,删掉后,就对摄影有新感觉了,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一条比形式上的捷径更为深刻的理解摄影的“捷径”。就好像拔苗助长或者快速长膘一样,先快速达到这个状态,虽然不怎么扎实,但眼界总算练出来了,也就不会老看高科技片子啊啊的叫,盲目崇拜,乱了阵脚,先在形式上把功夫做到,再做状态上的突破也就快一些了。

  • Nik Dfine:一个增减噪点的。除了正常去噪外,也可以扩展使用,如果你需要一种特牛的皮肤效果,也是可以用这个结合调整图层和图层蒙版干出Valérie Belin那样的效果的。其实如果你可以用好几个blur工具,也是一样的。
  • Primatte 3: 抠图的又,以前Primatte主要针对演播室和视频应用,现在对专业静态摄影的支持更高更好了。我个人觉得不如下面这个。
  • Vertus Fluid Mask 3 :它的抠图方式很有意思,结果相对更好一些。如果你对抠图极为有兴趣,也可以试试OnOne的Mask Pro 4.1
  • 而OnOne比抠图更实用一些的Genuine Fractals 也终于升级到第5版了。这个插值放大工具应该说是目前效果比较好的(我觉得似乎更适合出大相纸,试过),如果你是要出巨幅的照片(注意不是打印),可以用这个,我想一个千万像素插一插,用180-200dpi输出到相纸上,2米大小没问题了。
  • 如果打印千万像素打印一米左右,可以用Alien Skin 的Blow up来试试,这个效果更细腻一些,但插值细腻了就丢对比和锐度,但所幸比较细腻,可以适当用锐化工具处理一下,切记阈值相对要大一些,因为图大了阈值小净增加噪点了。多句废话,如果噪点多了,那就再回到本文开头,找Dfine就可以了,如此循环往复,别说Valérie Belin,Valérie Belin他爹的效果也能出的来。
  • 另处理HDR的Photomatix也有新的版本。如果你对HDR还不是很了解,可以试试,其实跟Shadow/Highlight的感觉还是很像的,但是HDR因为是多张合成,所以也会细腻一些,作为辅助式的处理来说,打开暗部和找回亮部还是很有用的。一张照片也可以通过解raw 的时候,依据曝光不同解出来多个曝光的图像文件,最后合起来取一个中间数值。但究其根本,在photoshop里把layer的层叠混合模式调整好,我觉得也就能打开许多暗部了。另外我一直觉得Loretta Lux肯定用到了Shadow/highlight,或者类似的东西。

作为顺便一说,许多拍照的人,尤其是LOMO阵列里的,会比较追求拍啥是啥,比较状态,比较不玩这种插件啊滤镜啊的东西。其实我以前也谈过lomo,大家一般说到Lomo,直觉上的显示效果其实就是一数字滤镜,四边一黑,影调一马,再叠点刮痕,真的没啥。所以Lomo最重要的价值不是影像本身,而是拍摄这一行为。这也恰恰咬到了摄影的七寸,但请听我说,是恰恰,对许多人来说是碰上的,并不是历经风雨的彩虹。这是个很原生态的东西,不升华和提炼,很快也会进入瓶颈。好了,暂时就这样吧。最近正在重读《博尔赫斯谈艺》,我还是去看书吧。

我梦想的相机(草案版)

rfopps.gif

我的相机坏了,还坏的很莫名其妙,于是我很郁闷。就在想什么如果我再需要相机,会需要什么样的相机。

  • 足够轻量化
  • 插入式可更换式RF取景和定焦镜头连体系统。
  • 1200万像素CCD/CMOS
  • 固定DNG存储
  • 6×4.5 or 3:2
  • 三只可更换光学RF取景和定焦镜头。24mm/f2.8,40/35mm/f2.0,50/55mm/f2
  • 无显示屏
  • SD/SDHC 存储
  • auto iso(100-400),auto high iso(200-1600)按钮,及相应的超焦距优先对焦系统。
  • 极低/无快门延迟
  • wifi/usb连接
  • GPS拍摄点记录 with google earth support.
  • 机身价格3000内,镜头可分等级定价。

什么是你想要的相机呢?

有些话

这些天来经济紧张,忙着做几个方案挣点钱,还有其他一些事情缠着,有些无暇顾及,所以各方面都有些停滞。向关注opps的各位道歉。

但我仍时刻在想,chinaneo该怎么进行下去,怎么才能真正的有些价值而不是另一场作秀。我的结论是,保持独立性和客观性,避免外在的影响。

虽然有些消极,但我认为不让一件好事快速消亡的方法之一就是保持它渐进的状态和相应的质量,甚至不惜拉慢进度,所以Chinaneo不能加热和过热,这不是一个商业项目,过热会导致失控并迅速脱离设计它的原本意义。

China neo只是felting的一个项目,这些项目都是公益性的,这个项目将保持收集状态,但为了使其更具有生命力,本人将不会进行策展和其他运作。我个人比较喜欢美国的独立影评人制度,独立不参与的态度,减少了王婆卖瓜的可能性,保持了一定的属于个人的客观观察,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从felting的所有项目中受益,虽然我的知识不足以教导别人,但我的判断和分析却有可能成为大家思考时候的一个参考。felting是一个属于大家的资源,也期望通过后面的规划使其成为一种我理想中的资源。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我们沉默的积累和有序的规划达到一个科学索引应有的程度时,一个偶然而至的访问者便会感觉到惊喜,每当有人从felting以及其所属的各种小项目中获得灵感和帮助,我想我都会很高兴。

记得在我的书里曾经写过,一个书最重要的是,作者自己阅读起来也每每有新的发现和思考。类比来说,一个项目首先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对建设者自身有莫大的裨益和警醒,继而才能更好的发挥其社会功能。它按照设想的轨迹前进,必须缓慢而有力,这虽然有些理想主义,但我很坚持。

chineneo不是一个组织,不是宣言,不是革命,它是一个形态收集,本人没有成见,只有个人的判断。拓展出来,opps和felting都是一样的,它们是属于我个人的思考和汇集,我只希望我的工作能对周围形成参考,除此之外,我并无其他要求。

felting的idea shooter是我在规划的一个新的felting项目,我目前正在进行原始整理,idea shooter的目的是协助用户分析其摄影理念,协助更多的人检验和整理其摄影主题,也希望能促使更多的人进入系统化的主题创作。我想今后会有更多类似的项目出现,有时候虽然慢,但只要无太多要求,慢也是快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