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new

image
Kiran Master
http://www.kiranmaster.com/
我们今天商业摄影的恶名实际上是市场造成的,这些国外大企业用的片子在国内根本选不上。国民审美和商业巧思意识上不去,都停留在China p&e那几个镜头和美女上……
image
Gus Powell
http://www.guspowell.com/
image
Paul Emsley [注意是个画画的]
http://www.paulemsley.co.uk/但对摄影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image
Hiroshi Watanabe
http://www.hiroshiwatanabe.com/
记得原来在photoeye上是唯美派的。现在也唯美,但稍微好了一些。
 

《indexnew》有4个想法

  1. “国民审美和商业巧思意识上不去,都停留在China p&e那几个镜头和美女上……”意识上的“审美”和“商业巧思意识”实为“存在”所决定的,我们(国民)生活方式、受教育模式、道德观念、或宗教信仰。。。这“环境”影响着国民的审美取向,也会区别于外国“商业巧意识”,这种差异还将会长期存在!这是否就是“世界的多样性和差异”?

  2. 在大部分国民层次,我认同这一观点,但是更高层次,尤其是专业摄影层次来看,审美并不具有鲜明的民族性,所以不能因地域或文化不同来作为对“差异或落后”的托辞。

    一个真正美的东西属于所有人类。我们是经济文化各个方面也是这两年才刚刚起步,国民整体素质确实还是有差异的。这也就相应出现了问题,在我们的制度上,一些决策者和评审者起的作用太大,因此,摄影被局限在一个层次里,超过了这个层次,便根本没发声的机会。商业领域也是一样的,对摄影的认识还停留在一个极低的层次,这相应的也就限制了大多数摄影师,甚至艺术家(因为这个问题同样在艺术圈内存在)的创作才华。

    简单的说,基本上大家都是有才华或可能有创造才华的,但周围并不需要,社会还没有宽容和发达到一个容许更多新思想新经验出现的程度,这不是意识形态问题,是经济问题。

    我并不是说国外人审美都高,其实即使是在公认公众审美水平高的欧洲,大部分公众对艺术的理解和认识也就是个很一般的水平,大部分是看不懂的,就是爱扎堆。但他们的优点在于,很宽容,这个运作和艺术保护机制允许新的东西出来,我们平时看着很“恶心”的一些艺术品,他们看着也一样恶心。但他们至少能允许你“出现”,甚至有一些助力。

    因为他们的文化决策者知道,一些前卫的东西,实际上是在为中坚的力量突围,否则你的文化将无路可走。昨日先锋,今日即是主流。这个前卫是一种精神而非审美取向或风格,今天如果你能很安静的去拍照片,那我可以说你很前卫,而在几年前,装修个房间,脱个衣服拍一拍就是前卫。

    今天中国摄影和艺术的问题很多,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把前卫理解为一种拍摄风格。其实前卫不是风格,前卫是一种勇气,一种勇于不被人理解的勇气。

  3. 审美取向我更倾向于“差异”的提法,美不存在“落后”与先进或者进步,正如“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对“审美”的“定义”有太多大师们的理论,本人不敢在此多言了。“基本上大家都是有才华或可能有创造才华的,但周围并不需要,社会还没有宽容和发达到一个容许更多新思想新经验出现的程度,这不是意识形态问题,是经济问题。”说小点是“伯乐”和“平台”的事,也可说大点是制度的事,但绝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正如“在我们的制度上,一些决策者和评审者起的作用太大”,为什么?是“权力”!当这些“决策者”“评审者”掌握着决定别人“命运”的资源权力且没有制度上对“权力者”的监督(要付出代价的监督)时,就必然出现“权力寻租”,就会出现你讲的这种情况,这是一种“因果关系”——“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可见“经济问题”只是一种表象,是这个“利益集团”代表而已。(饭后再叙)

  4. 继续
    以上谈到“权力寻租”,资源是有价值的,我的照片一经“决策者”“评审者”评为200X年的XX摄影人物,我的PP的价值就会飙升、名、利也会接踵而至,这就是资源的价值,这样的“资源”一定就有价格,有价格不就容易交易了吗!
    “创造才华”请允许我这样把你的话不完整地抽出叙之。似乎“创造才华”和“创新能力”意思近似,我们现在社会的主流文化也强调“创新”,各行各业都把“创新”作为首要任务,成了各级干部的口头禅,“创新”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那“创新”的核心是什么?其实大家都知道“创新能力”是受知识结构、社会背景、生活阅历、价值观。。。影响的。创新是一种“想”、是意识,当自己的“想”和(思想)意识化为照片“意境”和“构图”并给人以耳目一新、赞叹不已的效果,这就是“创新的能力”。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被忽视了——“创新环境”(也可叫“创新制度环境),试想我所有的“想”和“意识”都因“环境”或受到无形的“压力”不能实现时,创新的热情、创新的意识就会减弱,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桎梏”。由此引出“自由”一词,而“自由”的核心是“意志自由”,就是“能”敢“想”,如果自己连想都不敢“想”,那还是真正的自由吗!为什么中国人自古以来几乎没有立志想当“总统”的人?甚至连“想”的人都恐怕没有,似乎以为这总统是极少数或个别人的“专利”,所以,当中国人听说斯瓦辛格当州长不可思议,“戏子都可以从政”。外国人不一样,上帝说人生来是自由和平等的,“我为什么就不能当总统?”。
    因此,没有创新制度的环境、没有自由、没有意志的自由,创新(创造)是没有源泉会枯竭的。
    话题可能扯远了,但我始终想围绕“制度”来说明自己的观点,因为,现在我们什么都“能”模仿,唯独“制度”除外(或叫“人与人相处的公平规则”)。
    很高兴和你交流,更希望能得到你摄影的指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