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小本最终作业要求

最终作业1 生成一个数字作品集,包含超过20张图片。分为至少两个类别。封面经过设计,以pdf格式存储。说明:可以是方形或长方形。方形的尺寸为21x21cm,长方形为21×29.7(A4),横置竖置皆可。要求:必须包括一个封面页,至少一个主题介绍页,介绍该组照片的创作背景(可以是任何文体),这个封面页的评分标准有整体设计,风格,字体运用。内页可参考画册设计板式,也可只放置照片。整体评分图像质量也占很大比重,这个图像可以是在课堂上所做的相关练习中较好的东西,也可以是平时拍摄的照片,必须统一于一个部分(主题)。顺序:封面页,第一主题描述页或你认为有用的文字,主题相关图片,结尾页。第二主题,则要新建一个主题描述页,依次类推。可以自行新建你认为有必要的内容。因为大家对illustrator和indesign不熟练,所以允许使用photoshop建页面。但希望大家能借助这个机会尝试更多的了解illustrator。2 以文字方式描述一张或一组照片,超过500字。说明:以完全文字的方式,尝试用描述视觉的文体来呈现一张图形或图像的意象。要求使用丰富的色彩描述,图像空间,布局描述。一般来说,先整体,后局部,但依据自己的叙事习惯来写。请放开想象力。3 创作计划,一份完整的创作计划(不要求拍摄),参考书233页及其他相关资料,尽可能详细,包含(虚拟的)作品阐释。这一部分请务必详细,列出你可能想到的所有问题。这个作业实际是个受限于时间而不能进行的创作作业,这个创作计划是真实的,请尽可能详细。

影像传播的意义

昨天干了一天看门的活,在展厅闲来无事,回了一个兄弟在本上的留言。

留言:影像的传播意义究竟是什么?

我答:
1· 所见的接力。
2· 传播即熵的增量(增熵)。
3· 意义的折损。
4· 误读和误解。
5· 万有引力之虹,即死寂。
----
我解:
1· 影像传播即传递所见,跟奥运火炬传递似的。这是影像传播的本来质,因为影像可见,所以其具有可传递性,但接力的影像会有巨大的变异,这不可控。
2· 增熵往往意味着混乱,在传播中,意义被曲解和重新理解,从而生成不同意义和层面的解读,加重了它更多衍生问题的出现。
3· 原属意义必然在接力中损失,直至消亡。
4· 误读和误解是折损的主要形式。
5· 在中心扩散的传播模型中,影像的传播必然导致一个面状的陨石云,是增熵的必然结果。

白话:
我个人是不太喜欢传播这种东西的,我本人也不太喜欢展览,摄影本质是自我判断和自我阐释,最好是自己来,虽然这是很困难的。虽然可能引起批判,但我始终认为大众的层次是和创作者有距离的。至少我会自行保留这一认识到死翘翘。任何阐释都是无力的,任何技巧也都是无力的,影像生活在这个风声水起的属于摄影的时代里仍是一种悲哀。

我们对外部世界的悲观也可能被误用,可以悲观但不应消极。

如果能提纯我们摄影的目的,将摄影的观看(View)转化为一种观察(Observe),无疑会是种最好的解决方案。

这需要一些补充:
观察即隐匿的观察,如间谍般匿名的观察。这不是让你不出名,而是你的观察必须小心,至少在观察期,你需要最少的可能影响你判断的外界干扰,这才能保证你的安全。而大众和市场即如同扰乱的信号,保持自我观察独立于大众的纯洁性,即观察的实质。每个人都渴望出人头地,希望自己的作品受到欢迎,受欢迎不意味着怎么样,你要不屑。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影像和最重要的摄影师都在民间。不是“民间影像”的所谓民间,而是潜在的个体,那些甚至还没有摸到相机,但却对社会不是观看而是观察的人,所以摄影的本质观看是一种实体,而观察更像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无须摄影,但可以使用摄影。

长久以来,我们谈论的摄影师都是拿相机的,他们有物化的作品,可以被技术化的肢解和描述。其实对于修行观察的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认识那些观察家,即在另一个非物化的角度善用五感,特别是视觉去认识前后左右的人。

04.09-04.18所讲艺术家

0409:视觉之下

Wassily Kandinsky
Andres Serrano
Oh Hein-Kuhn
Yasumasa Morimura
喻红

0411:眼睛的修行

Gerhard Richter
Thomas Struth
Andreas Gursky
Candida Höfer

0416:崇高的形式:抽象艺术进化专辑

Paul Cézanne
Pablo Picasso
Henri Matisse
Umberto Boccioni
Kasimir Malevich
Piet Mondrian
Amedeo Modigliani
Robert Delaunay
Mark Rothko
Jackson Pollock
Frank Stella
Paul Rand

0418:媒介/方式与形式

Hellen van Meene
Wolfgang Tillmans
Jeff Koons
Matthew Barney
Eija-Liisa Ahtila

空气空空

我的默哀结束了。

我不是厌倦了写,而是我厌倦了原来的方式,角色扮演游戏。

我假设了许多实际存在的问题,然后试图为你们解决。而有些问题,你们还不曾遇到或想到,或者永远不会遇到或想到,问题显得有些遥远,我的论证很悲哀。在你们遇到问题之前,我希望我的说话都变成蛰伏的虫子,潜藏在意识的深处,在未来,如果你遇到了,也许会感觉很亲切。

我们总说到未来,未来不可工具测量,未来是海水和空气,未来凶猛。

在未来的未来,我们谨慎,细心,冷静至冷漠。我们生活在未来一秒钟的现在,未来来的时候,我们已走了一秒的路程。

时速的序列,运转未来。

我们的世界存在,是一个虚无的想象或其他,无法论证。

我不是要不谈论影像,而是说,我也在更努力的寻找新的方式,去更无效的谈论影和像。将无用的谈论进行下去,是我极为个人的对抗方式,在这个充斥着冒进思想和幼稚理论的话语群体里,远离污染和那些被污染的词汇。

所谓这些和所谓那些,谈论的与纯净无关,与精神无关,与修行无关,与孤独无关。与你我无关,与天地无关,与生命无关,与思想无关。那我们干嘛还要谈论,收拾起自家屋子,把烟灰和垃圾倒倒,积极的入世就是积极的出世,在生活的现在,是否可以谈谈你的生命。

生命包括:意志和尺度。我们用意志去生成刻度,不是公制或英制,不是距离和容积。用来测量的是你的生命价值。我推翻上面的话,但不表示它无效,我们不追求这无谓的价值,也不能不追求。

下面我们开始谈论影像和灵觉。

我们谈论的是一团空气,我们从中而来,在我们离去之时,空气空空。

捏魂影丢了记

捏了影,把世界变成画片。我们做的还不够好。
看杂志封面,一个个妖娆画片,吃喝拉撒,影子人生。
快快快!捏起相机,绑上背带,调到自动档,美其名曰一个名字。
影世界,世界影,世影婆娑,光斑有两三点四处不可琢磨。
听个歌叫什么的唱的,给他捏个影。捏个背影。
写文章吧,想吧,美吧。学生们。后面不能写了。
文字是骗局,可惜别的不会,就会个捏影,还不好用。
干吗呢。干吗呢,飞了吧。

清明

  清明时节的北京,伤雨不来,微微匀光的天空,透露着一丁点的伤感。
  除去生死的困惑,清明不是哀思,而只是怀念。清明的灵台,助我们自己的怀念过去,哀思的只能是逝去的自己。
  每一刻我们都在匀速死亡,这一道理如此浅显,在奔向死亡的旅程中,我们有无数个丢失的片段,死亡等于丢失,那么同时,死也是在生。
  我们对过往与此刻的怀念和反思应无处不在,而不仅仅是在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