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ental Outlook 瞭望 & 瞭望2007

我一直在看的Week类杂志就是瞭望和三联,有时候觉得瞭望话说的很狠,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好。看这一期《任继愈:哲学救国70年》时,我的感触很深,因为不管他说到了宗教还是说到哲学,对他来说,关于中国所有问题的根源都指向教育。

前一段跟一个师长谈天,他问我接下来想作些什么,我当时回答是,正在考研。又问:为什么考研?,我支吾了半天,说,是为了实践我的教育理想(这是个门槛)。虽然是发自内心的,但这话也自觉很空泛似的。

也许父母都曾是老师的原因,又或许是处女座的有趣属性,我对“教育”(当然只是专业上的批评)他人向来是来者不拒,而且越是熟的、越是当面的,说话就越不客气,这让我背了个很挑剔,很自大的大头,幸好身边的人都理解我,知道我没有恶意,借这里向大伙道个歉。对我来说,批评是件太好的事情了,只要不是不着边际的谩骂,那就是教育,根本里,不是否认你的成绩,而是希望你能更好,获得更多成绩。

我想我的能力很小,领域很小,也谈不上什么教育别人,但教育并不等于一本正经的说教,教育的本身首先是教育自己。所以我对网络上那些对摄影有兴趣的人了解摄影世界以及其延伸的广阔世界做着工作的人有着发自内心的敬意,无论是谁,什么立场和阵营,只要是在为大家做着工作,那么都是值得尊敬的。

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学习方式,也改变了我们教育的方式,这种改革将在接下来的一些年间起到一定的作用。

记得我跟那位师长还说,我准备了几年的时间去实践这些教育理想,我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但怕失败就不去做,我觉得更不对。新年来了,明年我会做更多的工作,也会抽出更多的时间去拍摄,而不是像今年这样,上半年在写书,下半年在复习,几个月不碰相机;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我对Opps还有一如既往的激情,因为它是我“教育理想”的虚拟试验田。

这篇导读,就当作比较私人的迎新年感言吧。

  • p70 任继愈:哲学救国70年(注:但在我看来,谈的不是哲学,是教育
  • p74 中国真的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吗(针对一篇文章《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的讨论,重要的是它的题头一句,“如果说’这个文章’在现在”仍能激起更多的共鸣的话,这20年中国思想界可以说白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