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第一争论

 

这篇内容是我对”中和“一文讨论的回复。”中和“引起了讨论,我就画了个图,以更清晰的表示我的观点,图发不到评论后面,就单列个一个条目在这里。

图表的物理描述:

  1. 所有的新闻报道摄影都要求非虚构。
  2. 但在”特殊传播情况”下,也可基于真实事件借助虚构方式展示事件回放(如Discovery惯用的手法)。
  3. 所有的商业摄影都基于虚构,无论使用的是虚构还是非虚构的方式方法,商业摄影及广告都必须表明该商品在其中的作用。
  4. 艺术市场并不因虚构和非虚构为主要指标。它的价值评定指标取决于商业利益。
  5. 极端的虚构和非虚构都是设想中的。实际上纯红的纯蓝的区域并不存在。因此,我们聚焦的中心应该是中央的灰度区域。这一区域的核心在于,它是最真实的现实存在情况。
  6. 在图表中,中间的区域能进入的人最少,随着向边缘的延伸,人数不断加大。

图表的叙述:

  • 摄影的真实性和虚构性是摄影的第一争轮,这一争论与物质与精神何为世界第一性相似。
  • 没有完全的真实和虚构。
  • 摄影所面对和记录,都是真实存在的物质,无论是田野乡间又或者摄影棚内。因此哲学范畴的摄影是物质第一性的,即真实第一性的。
  • 摄影可以超越人的视觉,因此哲学上的精神与物质论断并不能完全适用。摄影又被人类掌握,人类的精神又代替了摄影的精神。因此借助摄影,人类所面对的物质也并不等于哲学理论中的物质。不等同并不代表优于,摄影仅在视觉上与人有区别,并不具备其他延伸能力。
  • 摄影所获得的记录,其本质都代表一个过去。因此摄影的存在是建立在精神认同上的,因此精神即虚构是摄影的本质特征,它建基于物质,发展于精神。
  • 一个被拍摄的真实存在的人物可以被虚构为另一人物,而事件也正是如此。因此,摄影者的精神可以影响和反作用于摄影的物质性。

图表的适用:

卡宾枪手举的几个例子都很有代表性,我借助这个图表分析一下。

Jeff wall基于一个真实存在的记忆,借助摄影的物质性,借助此时的物质建构了一个虚拟的场景,使得作品得以完成,复制出一个精神上”真实”的事件场景。这一作品出现的张三并非原来的种族歧视的张三,而是受雇于Jeff wall的工作人员,一个名叫李四的30周岁男子,未婚,嗜好饮酒和卡拉OK,但在这一场景中,他担当了按照Jeff wall精神重现这一场景的物质对象。从对物质对象的更换上,可以看出它在我们的图轴居中靠右的部分。

DiCorcia使用一种手段来完成对现实物质的改造,即借助超越视觉的摄影工具性来对现实的时间、事件、人物的改造。但这一场景中的物质性并没有改变,只是加入了一种新的物质”闪灯”,这一物质明显的加入打破了视觉上的惯常反映,因此这混合的物质构造出一种精神上的不同表现。是借助物质的变异和混合来生成了新的物质,这一物质给受众带来了新的视觉体验,继而改变了精神。应该说,这是最猛的一种改革。它在图表中无限接近于对立的中轴。

Gursky 借助摄影的可能性扩展了物质世界,其对象是真实存在的,但他使用了方式和技巧将其组合,这和使用天文或微距镜头来达到超越视觉的能力是一致的。Gursky借助其精神和摄影物质的双重特性,再现了一个不可能被普通技术记录,但同时又真实存在的场景。这种改革在图表中居中靠左侧,用物质手段去拓展物质空间。即人的视觉可以感受到,但常人却无法记录下来。

这么说来就简单了,喻红的创作是更换了物质对象和介质,因此,她接近于Jeff Wall。而将照片在画布上放大或变异,也是类似的。

《摄影第一争论》有3个想法

  1. 曾经在本子上抄过一句话:
    艺术微妙地存在于真与非真之间,是真而又不是真,是非真而有不是非真”。——苏珊桑塔格

    摄影是演绎这个很好的工具,而最有意思的就是“微妙”这个定语,大概就是你说的灰度。

    这个图表有点意思

  2. “摄影的真实”问题应该被搁置了。只有物是真实的,也就是说,当摄影者成为物,对世界照相,比如说,“桌子在拍照”,也许能得到真实的影像,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正如你说,“极端的虚构和非虚构都是设想中的。”而且,在当代哲学中,精神/物质问题不再是哲学的第一问题了。那个真实是一种癖。
    如果非要从这个框架来谈,可以是“摄影者对摄影对象介入的多少”的提问方式,当然,完全的不介入是不可能的。这是对摄影的一种分类法。我想,这也是你想说的。
    另外,你在分析DiCorcia时,提到了“新的物质”,“物质”这个概念很好。“新的物质”是什么?那就是不在记忆中的,不在什么样的记忆中?不在当前的、大脑的记忆记忆中。如果说,“一般的物质”是在大脑的记忆中,那么,“新的物质”是在另一种记忆中,那就是“纯粹的记忆”。DiCorcia的魅力就在于唤起了纯粹的记忆。这是关于摄影的另一种分类法,这种分类法存在于美学的,感知的、时间的轴线上,前面谈到的那种分类法则是超作的、技术的、空间的轴线。
    这两条轴线不是平行的,而是相交的,也就是说,你上面分析的三种“关于真实的方案”都有可能达至“纯粹的记忆”。
    也许,还有第三根、第四根轴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