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展览的一封信

注:原本是写给“《城市在上升》”展览的一个前言,后来没来得及发过去,就贴这里吧。

给读者:

在这个展厅中,现时似乎蕴含着巨大的矛盾,这游离于观察与表现之间的真假对峙,最终使得这个展览有了一定的价值。

对许多人来说,摄影并不需要展览,那般的摄影总是纯粹而自我的,它记载自我规定的历史,镜头叶片的闪动只为留存本体的认知和理解,这是何其伟大的境界。

但我的尝试却必须公众化,因为观察者的责任便是让人关注到他所注意的领域。我一直在思考的是,如何将我们的关注转换为社会行为,去影响更多的思考。

这些图片的诞生大多已有近一年的光景了。在这两三个季节里,世界又有了许多变化,它们所呈现的一切已经成为过去,但更多的是它们正在发生。

“城市在上升”,并非是一个褒义的词汇,而是一种事物状态的描述,如果我们能冷静下来,闭上双眼去倾听这时代发出的声响,会发现这混杂了语种和态度的纷乱语境是如此的难以掌握。如今的中国,千年的文明和新力量之间矛盾激荡,正是这种矛盾,导致了我们的精神分立与异状。对于此种问题之改善,作为粗陋的工具,摄影却也是无能为力的。

从小的事物窥见出大的宇宙,由时间的切片谈论时代的变迁,这便是摄影可以做到的。也正是我准备去尝试的。这些并不成熟的作品至今仍然有很多的问题,它们之间的矛盾和对立表现出了更大的矛盾隐喻,从表现到冷静的观察,我们开始相信,对于今天复杂喧嚣的摄影来说,我们更应该回归本真,去追逐”真”的力量。

2006年12月1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