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大跃进

今天的摄影形态有了很大的变化,较为突出的是八股之风和本本主义。所谓八股和本本,也就是按照规定程式做的规定动作,这些八股的来源或许是Jeff Wall或新一些的Loretta Lux等等,不管是把人弄死躺在杀戮战场上又或者把剪来贴去的合成出从未有过的影像来唬人,这种八股的速成优势十分让人”激赏”。

抛开这些八股源头的经典性和原创性,后来的追随者现今成了充斥着虚伪和阴谋的艺术市场上的畸形产物。这也造成了不少隐忧,数字化的大跃进使得摄影人变得狂热起来,学生们在疯狂学习的是最新的数字技术和合成工艺,却比以往更没有兴趣在自身知识资源的储备之上,这也让我变得困惑起来。

数字化的大跃进和以往任何一次大跃进一样,都不是一个褒义词,数字化摄影的丰富句式更加凸显了我们在知识修为上的不足,我们知识和兴趣的狭隘制约了创意的产生,由此产生的新八股,就是一个个照本宣科地改变了主谓宾的简单句,这种造句能力越强,最后的后果就愈加严重。

数字化并不意味着过去的全面完结,现在我们更应该反对在手段上的单一化,用所谓”过去”的方式去审视自己的摄影,用数字化的助力去创作出新的纪实、新的风光和新的人像与新的商业影像……,而不是把自己并不成熟的幼稚思想用简单的形式表达出来。摄影用心,自己不能深刻领会的,就不要绞尽脑汁的用数字化的合成手段伪装起来,这样的结果只能是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我曾经抨击过在纪实摄影中僵硬的唯题材论,但今天的数字化畸变却也演变成另一种更加僵死的”唯题材论”,现在看起来,这种新的八股危害性更大。

追逐广袤的知识和深刻的思辨,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

《数字化大跃进》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