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oni回信] 简短看法

我觉得三个W可以这么回答。

为什么拍? 因为你看见了,想拍下来。
拍什么?   拍你眼睛所见的,拍你心灵和思想所见的。
怎么拍?   用你在此时所能掌握的最喜欢的方式拍。

再加一个和为什么拍有些不同的。
为何拍(目的)? 如果你不为什么功利的目的而拍,真正是你自己的,那就是最好了。

(这封信是对Anyon上一封来信的简短回复,由于我时间的原因,这个讨论不得不暂时中断,非常感谢Anyon。)

下面我尽量简单的谈谈我对你上封信的看法。

首先,我认同你的观点,我们都有自己对摄影的立场和看法,同样的,我们有不同的知识背景和诉求,对于我来说,必须把重点放在”理解”的角度,我唯有尽量的去理解摄影界当前的发展进程,并将他们压榨转化为可被吸收的信息,才能保证面对同样复杂的教学情况和对自己的要求。如同你面对自己的研究方向一样,我必须尽量的再”客观”一些,我在尽量让自己对任何一个摄影的发展方向都保持足够的兴趣,而不会因为自己的创作方向和好恶影响到对他们的评价。

摄影分类是个很大的话题,我说的打消分类也是尽量通过教学的引导,来让学生有向多个方向发展的兴趣,每个当前存在的各种分类都是一个可能的方向,都有其自身的优点和缺点,如果能够兼容并蓄的取其所长,这对学习也是有益处的。当然,这在现阶段只能是一个小范围的实验,它追求的本质是融合。

我的教学实验应该是短期的行为,在未来,我的生活也可能有很多变化,我在想,当我尝试几年教学的生涯之后,我会得出自己是否适合这个职业的结论,那时候也许会有很多变化。我的理想是让更多的人能在一种有效的方式和广大的视野下不带成见的了解今天的摄影术,并可以借助摄影对视觉的修炼来提升自我,”摄影”并不属于摄影。当然,也许这些仅仅只能是理想而已。

Nan Goldin很复杂,你指出了你的角度,但从各种角度来看她,都会有不同的解读,她能代表许多个所谓的分类,这也是一种融合。从个体到人群,从关注到投身其中,她确实是”一份子”,但也绝对不仅仅是一份子而已。

你说到中国的情况很特殊,大家喜欢站队,就是喜欢扣帽子,譬如谁谁谁是”纪实摄影家”,又或者谁是”观念摄影家”,这都是很实际的情况。美国是摄影很发达的国家,它并不注视这个分类,这当然就最好了,因为人都有可能性,都要变化,这就是我强调”淡化”分类和拒绝”扣帽子”的追求目标。
中国知名的摄影人大都有一定套路,这也免不了人们给扣上帽子,我想,至少在我所追求的教育理想中,一个摄影的人应该能自由的去做,他不拘泥于形式,而这个形式,恰恰是分类最重要的依据,我们需要更多的形式,而不是更多的分类。

任何作品都是形式所构造的,也自然免不了会被归为某种形式,但形式不是作品的全部,摄影对每个人是不同的。其实对我来说,摄影已经慢慢”离开”我的生活了(我当然会继续摄影),我开始希望我未来的生活依靠我另外的技能存活,当我抛弃了对摄影的生活依赖,或许会是一个更好的开始。

我觉得三个W可以这么回答。

为什么拍? 因为你看见了,想拍下来。
拍什么?   拍你眼睛所见的,拍你心灵和思想所见的。
怎么拍?   用你在此时所能掌握的最喜欢的方式拍。

再加一个和为什么拍有些不同的。
为何拍(目的)? 如果你不为什么功利的目的而拍,真正是你自己的,那就是最好了。

buson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