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oni回信] 日常与当下概念的界定

from Busoni: 〔这封信是对anyon上一封信的简短回复,由于我这两天要到外地去,先回复一些〕
〔注: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对对话中涉及到的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我们希望都是你真实的想法,我并不属于某个派系,对摄影我们还都是学生,如果能有更多的朋友来思考和讨论一些我的Anyon对话中抓出来的新问题,并产生新的问题,我想对大家都是好事情。谢谢。〕
……
至于”日常”和”当下”这一概念该如何表述,至于这一概念是否非得具象以何种风格或何种手法限定出来,还有待讨论。我昨天看到有人回复,说摄影从来就是两条路的,现在再来讨论这样基本的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把”日常”和”观念”做硬性的界定一样,我觉得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即,我们对日常和观念这样词汇的理解究竟有多少,我们是否在强加一个概念和有色眼镜给某个词汇呢?其实都很自由,一个作品当下不当下,日常不日常要看和日常联系的程度。

〔不能简单的把“摆拍”称为观念摄影,这只是个片面的看法,摄影本质上是表达观念的载体,从这一意义上来说,任何摄影都是观念摄影。〕

有力量的作品必然是当下的,但当下不是私人,不是个人体验,更不是LOMO或某种技术。而是一种个人体验上升后的结果,一个日常情景被锤炼之后的思索。所以无论是DiCorcia或者是Frank,也就是说,无论你走的是何种方向,用了何种技术,这个”当下”的意义都会存在。我的观点是,切忌把”日常和当下”与某种拍摄技巧和手段联系起来。

中国的摄影目前来看是没有人物的,其实大家把成为一个人物推崇的太高。刘铮我有过接触,我是不喜欢他的作品,尤其是后面的作品的。至少在我的视野内,他的价值要远远小于邱志杰和赵半狄,中国现在的摄影大问题是以前那些为民众不齿的”行为”艺术家们开始进来了。这必然会有很多变化。

《数字摄影》本质上是一本数字技术教材,但我加进去了一个部分,专门对当代摄影新发展起来的一些走向作了介绍,篇幅并不多,占了大概全书1/5的比重。我的介绍不太一样,我想追求课堂上的实际运行效果。也正是在跟你的交流之后,我才想到其实可以继续发展和完善在《数字摄影》中所尝试的写作方法,所以讨论真是有益处的。出版社的消息是,我的书应该九月下旬或十月上旬上架,我拿到样书后,会第一时间送你一本。主要我觉得前面的一些章节对你数字化一下还是有益的。

艺术是跟经济走的,京、沪、粤三角毫无疑问是三是不同的走向,大致可以用东、西、商业这个的来划分。具体的我会详细的表述我的看法。现在再用”中心说”,过于意识形态了,根本没这个必要,但要注意避免各种错觉。上海是个新陈代谢很快的城市,风尚变的很快,整体看来,上海的摄影发展虽然很先进,但是还是有些小家子气。我觉得对于京沪两地对比这个话题很敏感,上海有它感觉良好的错觉。我这两个城市都待过,我相信许多外地人会喜欢北京。上海就像一把精细的小刀,锋利但失去力度,北京能人太多了,是一块硕大的镔铁,不够精细,但砸下去的那种力量绝非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可以相比的,我也不是北京人,这是我实际的体会。

……

你最后说的这个急功近利的签约很好,我在3030的那个评论中有自己的看法,主要还是社会心态太浮躁,缺乏冷静的思考能力。看到这种情况,确实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
by Buson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