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oni回信] 对话、资源差异、西风东渐、杜塞尔多夫三人、大画幅、欧亚比较

最近收到一些朋友的来信,探讨了许多问题,随着问题的深入,我觉得我们的讨论开始逐渐有参考的价值,我辑录了我回信的一部分,希望对有兴趣的人能有一些帮助。其实我希望这个内容更多一些,因为我知道,一些零星的内容反而更能给人启发,这部分内容的体例是标题上标上[来信]和[回信],内容分类在本站的〔信来回〕项目中。
---------
To NewYork ……:
……
也许是因为信息资源的关系,我目前能较深入接触到的也就是这几个德国人,而我自己的性格又比较适合他们这种理性路线(我比较喜欢德国哲学),所以我比较关注他们。但似乎将他们一致划归到大幅的名下并不妥当,我觉得主要还是他们所呈现出来的观看方式标示出他们的价值。

你所提到的几个人有几个听过,有些了解,比如Joel Meyerowitz和Todd Hido,但这些了解都比较浅。英国的Jem Southam 我之前没有听说过,但收到信后我搜索了相关的信息,感觉作品相当好,也改变了一些我对英国摄影的认识。

去年我在法国,一个最深刻的感受是资源的差异。在中国从事摄影的一个问题是信息的渠道,在国外一个学生如果要做相关的研究,会很容易找到相关的内容和线索。在国内虽然现在有互联网,但是互联网和书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另外语言也是个很大的制约。就对国外摄影的了解来说,我的了解还算相对比较多的。国内的学生在互联网上主要是看图片,实际上文字是个比图片更重要的东西,但限于语言问题,很多更深层次的东西无法讨论和引起思索,大家追求的都是形式,所以花样繁多、内容空洞是现在摄影的一个大问题。

但即使有问题,也比不上自信心缺失的问题,这一问题从五四开始就存在,西风东渐,国人出去寻的都是医国的药方,也就是中国是有病的。但求来的医药,本身有没有病这个问题却没有人去想。确实当时中国病入膏肓,所以来医的总是奏效的,虽然医生不很好,医的很疼痛,但对中国总是好的。这也有了一定的后遗症,就是演变到今天,我们总认为国外是好的,这种自信的缺失在摄影上更是如此。跟其他东西不同,摄影这一技术天生就是舶来的,在其中凝练的是西方格物的传统,所以中国摄影的主要问题是方向的问题,如果你有参加过国内的摄影节,了解一下中国高校摄影教育的现状,会发现中国摄影的问题简直太多了。

谈到这些,似乎有些跑题,我们回到开始,来谈谈Ruff他们几个,你说的很对,他们所带来的基本都是方法上的诉求,但方法毫无疑问也是观念的一部分。所以追求方法并没有错。三个人中我喜欢Ruff多一些,因为我喜欢他身上的实验性,实验性是一个基础、一种贡献,从实验观念到实验手段,我觉得实验更象是一种推动而不是享用——也就是说,用实验来增加摄影手段和观念的库藏,以备为更多的人提供养分。

比如他拍摄的艺术家群像,影响了许多当代的人像摄影,又或者新近的Jpeg,从技术的角度来换位思考,都是很值得推崇的尝试。确实,这些东西在时间面前的价值并不足够(实验的本质就是短暂的),但这并不影响它们去启发出有价值、有历史意义的东西。我觉得这还是很有价值的。当然,三个人中我最不喜欢的是Gursky,具体认识和你一样,重复自身(当然,这大多是艺术市场害的)。

再回到大幅和小幅的问题,欧美的摄影大幅很多,我觉得归根结底还是他们都有车的原因:)。再者艺术市场上对作品的成像品质要求较高。亚洲其实更崇尚大幅,因为大家认为相机越大条作品就越大条,尤其是中国(这毕竟是个世界上摄影发烧友最多的地方,发烧友的终极问题就是相机够不够大)。日本的许多人在做大幅面摄影,只是许多是在玩票,中国用大幅(或超大幅)的人并不少,问题是作品缺乏价值,除了足够大之外,一无是处。另外有一点比较重要,近代美术史可以说是欧美美术史,他们的文化发展,从文艺复兴-经典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这条脉络比较清晰,艺术从绘画到摄影的转向对民众(民众是很重要的一环)来说很自然,大家关注的是结果而不是手段,尤其是美国,本土绘画没有经典时期,波洛克之后直接就转入波普,波普时期摄影就正式加入了,后来就直接后现代了,什么是后现代,我认为一个突出的特征不是作品特征,而是社会特征,比如传媒的发展,互联网和其他新技术的发明对艺术的影响,一个突出的影响就是,作品的传播更多的依赖摄影,这也就给摄影的本体一个很好的生存空间。

但在亚洲这种崇尚工艺的地方,绘画这种手工活受到的尊敬更多一些。民众对摄影在艺术领域的地位都是有质疑的,这也导致它缺乏良好的生长环境。民众普遍认为摄影很简单,这也使得摄影真的就很简单了。无论是欧美的民众还是中国的民众,始终都是庸俗的,所以即使在欧美,Gursky受到的市场追捧也远远比Ruff多,大家都很现实,你弄的够大,够好看(这非常重要),才是重要的。

作品一进入市场,就意味着一系列作品的终结,所以作摄影,要想真的做出些有价值的东西,就要耐的住寂寞。
……

2006年8月29日

《[Busoni回信] 对话、资源差异、西风东渐、杜塞尔多夫三人、大画幅、欧亚比较》有3个想法

  1. 就像你里面说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看国外的,对国内的大部分人的东西有一种天生的抵触情绪,而且也正如你所说的,我大部分对摄影的关注是在图片上,尤其是网络上海量的图片。顶多私下会看一些类似摄影世界的杂志或者在图书馆借几本书看【可能是图书馆有关摄影的书太少了。。。竟然连一本画册都没有】。我想,大多数与我年龄相仿的热爱摄影的朋友都跟我类似,他们有上网的条件,而这就成为了他们最大的信息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