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在当代艺术中的延展与突变[1/2缩写版]

内容摘要:数字技术对摄影的介入并非只引起了摄影创作观念上的变化,而是在更深层次推动整个摄影在当代社会与艺术中的变化。数字技术的廉价和表现力带动了传统“非专业”摄影人群放弃家庭式记录,转而从事 “艺术”创作的热情,摄影的客观与表现两面性也吸引了大量传统艺术家的介入。技术学习成本的降低使得大众群体更容易获得优美的画面,随着“好”图片的大量增加,图像的价值评估已由“美”转向作品内涵,由此也更接近当代艺术的观念性要求。由于更广泛知识背景人群的参与、思考和实践,使得摄影在当代艺术中成为具有核心影响力的媒介之一。“大众”介入创作和“去专业化”的多极发展等原因,使得摄影成为一种融合各种思想并可以满足艺术家要求的表达形式。

关键词:当代摄影、当代艺术、数字摄影 继续阅读“摄影在当代艺术中的延展与突变[1/2缩写版]”

[busoni回信] 崇欧、摄影市场、摄影传播启蒙、当代野鸡摄影、实验

to Anyon ……[by Busoni]

崇欧是中国各科的一个通病(当然,高技术学科和管理学科除外),我想究其根源,或许是欧洲的东西更显得精巧一些,而美国的东西倾向于实用主义。在学者或有能力引入这些思想信息的人眼中看来,欧洲的东西更有的可以说,而美国或许就是几句大白话就管用。学者总是喜欢说些看似高深的东西,所以不仅学术崇欧崇法,摄影也是如此。

我想容易忽略的一个问题是摄影的市场,我觉得美国的摄影是一个中间粗壮的结构(艺术-职业-爱好),首先美国的摄影很发达,市场运作都很成熟,也聚集了最庞大的职业摄影师群体。但这些摄影师对摄影的态度很端正,没有一股脑往艺术市场上挤,而是各司其职,整体实力很惊人,这一点,从我们看到的国际品牌广告中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些职业摄影师我觉得要想进军艺术领域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反观欧洲,特别是德法的摄影,更强调的是艺术角度,欧洲崇尚艺术,在这个天然环境下,艺术必然是所有摄影师追求的方向。而这两个国家对艺术家的纵容也是很出名的,没有市场历练,活在评论人和资助手下的这些人,想的问题自然会超现实一些,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国内介绍美国摄影师的很少,因为他们在国际的艺术市场显得上不够跳跃,另一方面也有国人盲目崇法的因素(崇德的还是少数,目前多数人对摄影的理解还是在布勒松时代)。 继续阅读“[busoni回信] 崇欧、摄影市场、摄影传播启蒙、当代野鸡摄影、实验”

[anyon来信] 资讯、RUFF、当下与日常

很高兴,〔信来回〕的提议得到了朋友Anyon的认同,因此我可以在此处转发该朋友的来信,Anyon目前在纽约城市学院物理系就读物理学博士,从2001年起,他开始了对摄影的爱好和探索。对于这一计划,我曾经稍微有些担心,担心的是如果怀着公开的目的来写信的时候是否会足够真诚。但后来我发现这明显是多虑了,因为我们交流的核心是讨论,对于讨论来说,本质就可以是公开化的。我必然要隐去的是一些私人的交流部分,而摘选出的都是可供参考和思考的内容。对于这件事情的意义,我认为,如果它能让仅仅一个人进行一些思考的话,那么就有它存在的价值。

To Beijing Busoni,〔by Anyon〕[ 此信是对我发出的上一封信的回复]

……
你说的资讯的问题我很同意,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国内在介绍和接受西方的学术思想也好,文化思潮也好的时候,对欧洲(比如法国和德国)的引进远远多于对英国和美国的引进,比如后现代的诸多理论等。当然,表面上看是英美似乎在流行文化上更具有主导力而非纯粹的学术文化。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纯文化方面,欧洲大陆像是“技术派”,而英美更像“战术派”。你说到中国摄影自信心的缺失,还有“西风东渐”。这里有个现象我一直觉得很有意思,很像中国足球的现状。中国足球的落后这个是实事,为了提高中国足球,我们更多是去学巴西这样的“技术派”,而非欧洲的“战术派”。国内的咨询或多或少的有这方面的偏重。 继续阅读“[anyon来信] 资讯、RUFF、当下与日常”

[Busoni回信] 对话、资源差异、西风东渐、杜塞尔多夫三人、大画幅、欧亚比较

最近收到一些朋友的来信,探讨了许多问题,随着问题的深入,我觉得我们的讨论开始逐渐有参考的价值,我辑录了我回信的一部分,希望对有兴趣的人能有一些帮助。其实我希望这个内容更多一些,因为我知道,一些零星的内容反而更能给人启发,这部分内容的体例是标题上标上[来信]和[回信],内容分类在本站的〔信来回〕项目中。
---------
To NewYork ……:
……
也许是因为信息资源的关系,我目前能较深入接触到的也就是这几个德国人,而我自己的性格又比较适合他们这种理性路线(我比较喜欢德国哲学),所以我比较关注他们。但似乎将他们一致划归到大幅的名下并不妥当,我觉得主要还是他们所呈现出来的观看方式标示出他们的价值。 继续阅读“[Busoni回信] 对话、资源差异、西风东渐、杜塞尔多夫三人、大画幅、欧亚比较”

Photograpghers’ Stories: Nick Knight

Nick Knight is one of Britain’s most innovative and influential photographers and image makers. He has pushed the boundaries of commercial and editorial photography and collaborated with leading names in contemporary art, design, music and fashion. As Director of SHOWstudio he has recently produced on-line collaborations with fashion creatives.

尼克·耐特是英国最具创新性和影响力的摄影师与图像艺术家之一,他的努力扩张了商业摄影和插图摄影的领地和地位,他曾经和当代艺术、设计、音乐和时尚领域的顶级人物,如比约克,山羊皮乐队等进行着广泛的合作。他是SHOWstudio的总监,最近似乎对在网络上进行时尚有意思的创作更感兴趣。

继续阅读“Photograpghers’ Stories: Nick Knight”

[mybook] 新的摄影——《数字摄影》前言

(《数字摄影》字数:18.5万字,
浙江摄影出版社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系列教材) 

前言:新的摄影

这本叫做《数字摄影》的书与你的想像会稍有不同。本书着力探讨的既不是“数字”也不是“摄影”,因为数字摄影不是两个名词的简单叠加,而是涉及多个领域的知识、美学与技术的全新聚合。其实我更希望叫它“新摄影”(Neo-Photography),它所指称的是经历了数字革命的第二代摄影,它不是由单一技术所构成和决定的,而是全新的复合形态。

继续阅读“[mybook] 新的摄影——《数字摄影》前言”

[mybook]4.4.3 采样、标本式摄影

图4-26 十二骏马(塞德瑞克·布歇Cedric Buchet)2004年

采样可以理解为一种采取相似样本,借助不同样本之间的异同来深化主题的方法。这种相似和变化的延续丰富了题材的特征,深化了主题的内涵。主题创作跟采样有相似之处,也有许多差异,我们将在本节分析这些差异。 继续阅读“[mybook]4.4.3 采样、标本式摄影”

一封师弟来信以及我的回复

在您百忙之中打扰了,
看了您的个人网站后,自己本身所有的疑问更加深重,
对于现在的数码摄影,我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方向是什么。
似乎数码时代来了,什么东西都是可行的,然而什么都是偏离的。 继续阅读“一封师弟来信以及我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