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影像的前后之链 2006.5

完成于2004年9月的影像探险(IMG Safari)系列诞生在数字与传统摄影喧嚣的论战之中,也是我首次脱离传统影像的审美体系,以全数字影像的方式来进行的系列创作。应该说,我长期的数字影像实验和平面设计背景使我在影像操控上有了很大的自由度,因而在作品中也呈现出一系列不同的面貌和实验性。

这些图片最主要的来源是新疆采风创作过程中所拍摄的素材(也有一些城市题材),如何更恰当的体现在实地拍摄的感受,使得超越现实的数字调整有一个与“现实”所联系的纽带,就是这一系列图片在制作时最重要的考虑。

我特别强调了对现场感受的强化处理,在北京完成的后期过程中,我极力回忆拍摄时面对雪山、荒漠、城市时的实际感受,并尽可能的运用影像复合调整的方式来实现。通过对图层、色调、影调的深度调节,来实现对这种感受的模拟,于是在最终影像和实拍影像之间建立起了“神似”的联系。为了达到现场“观看感受”、“拍摄原片”、“最终调节”这三者间的有机联系,我尝试了包括手工制作肌理、细部加减曝光、使用绘图板绘制等方式来完成图像,实际也证明,只有这样针对性、复合型的制作,才能达到一种完全不同以往的图像效果呈现。但相比来说,更为重要是协调上述三种图像过程的关系,我认为它们缺一不可。

拍摄的前期和后期同样重要。相比来说,拍摄的前期环节似乎更为重要一些,感受和拍摄是属于前期的,如果没有融入景物的氛围仅从形式、构图的角度来撷取影像的话,那么就很难在后期环节达到良好的控制。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形式、构图的训练,也难以捕获到能恰当“留存”感受信息的原始图像,这对于后期都是不利的。

数字图像技术给了影像后期很大的自由度,但随之就是各种片面追求效果的快餐式调整所带来的问题,人们都希望色彩艳丽、影像明锐,又或者一种近于LOMO的影调,这样相似的要求抵消了数字影像的先锋性和实验性,将数字影像的改革又拉回到传统摄影的标准体系之内了。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有两个方面,第一是迷信后期而忽略前期,第二是对数字技术的理解和掌握不够。

简单的来说,后期控制的灵感来源于前期拍摄的现场感受和原片中所存有的有效信息,如果孤立的认为后期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毫无疑问会很容易得到公式化的影像,从而也消减了图像的价值。但如果前期做的很好,而后期不能有效的掌握和运用技术,而必须依靠他人操作或只能自己做些简单的、或借助插件所完成的所谓特效的话,那么这种感受和图像之间和谐的联系纽带也必然会被打破。

数字摄影和数字影像制作,是一个涉及广泛并具有很多新知识的领域,它不仅包括通常所说的前期和后期,而更存在一个后期如何从前期获取足够信息的过程,应该认为,单纯的依靠现场感受、记录型拍摄或后期调整都难以获得有更大价值的影像。这组两年前的实验性图片早已淡出我当前的创作范围,之所以今天能被编辑再度重视,我想更重要的是它阐述了一种合理的数字影像创作模式,这个模式的核心在于为前期和后期之间建立有机而和谐的联系,并远离公式化的后期制作,毫无疑问,这也是我们大多数接受“公版”教程的数字影像学习者所缺失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