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平遥城墙的倒掉 2005.9.24

我刚从平遥回来几天,就听到城墙再次倒塌的消息。作为一个卖相摩登的古城,倒塌一段土墙似乎也并非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时下多有各种倒塌伴随死人的消息传来,与之比起来这算是小事。但这小事却与我有关,因为伴随着平遥城墙倒掉,我也看到了中国摄影的集体坍塌。

在我们改革开放快要奔三的光景,我们不得不回味令人深切怀念的精英年代,怀念是什么让我们的社会精神和理想在一瞬间分崩离析。我们怀念那时的顾城和海子,却不再喜欢此时的北岛。此时,我也迈入奔三的时代,在我短暂的记忆中,我曾经小知,曾经小资,曾经满怀热情和梦想,而如今,一切如窦唯的音乐般转入无语和宁静,不再卖弄洋文,除了在卡拉OK里喝了几瓶青岛之后,才会重新吼起Don’t break my heart,更多的时候,是沉默。

我记得长城也每有坍塌的小道消息,坍塌或许是因为它觉得自己太老了,或者它希望自己倒掉,好让后来的子孙们争气些,别老守着祖宗的东西吃闲饭,要学学历代的那些人,用当世的建筑工具和先进工艺来重新建设一番。

作为子孙,我们确实不够争气,在保护文物上是,在创作上也是。那么今天,我们来谈谈我们自己的摄影理想和道路,看看是否能在废墟之上,用新的思路切身的重新建设出新的城墙,一个供外来者膜拜而不是讪笑的新时代的集体摄影建筑。

建设这墙,需要许多人的努力,特别是新一辈摄影者的努力,若果我们都可以勤勤恳恳,时刻对作品有极高的要求,踏踏实实的走自己的摄影或影像发展之路。我相信平遥城墙先生几次倒塌的良苦用心,也算是有了共鸣。

从平遥回来后,屡次见到稍晚的同学问我,该如何确定自己的摄影道路。我其实不太明确这样的问法,摄影的道路归根结底只有一条,按需构造和生产;而从始至终,决定摄影成败的,是一个人的创作道德,视界和人的境界。

不过我们现时的摄影,也许真的需要一个确切的方向来指引,那么我想不再搞一些高来高去的词汇堆积。转而踏踏实实的引用PDN的一次比赛分类并结合现在的教学情况,来界定我们应该寻找的摄影之路,这样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因为帮助我自己理清思路,其二是大家也必须要冷静的发现一个符合自己修养和性格的摄影道路。

PDN在一次比赛中将类别分为“广告,杂志与图片编辑,报道,图片库,个人创作,摄影网站”。另外在竞赛中还分有特设的学生单元和摄影图书评选,在此忽略掉。摄影网站的部分牵扯比较广泛,本文也忽略不写。

我需要特别提到“按需的创造”。影像,首先是个工业,有需求才创作。职业的摄影者,必须时刻创造价值。这个价值可以是为商业的,为文化的,为传播的,也有为自己的。中国的摄影,大多数是为自己的,而且是为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自己的精神的,因为或许本身也不具备什么精神。这种现状,有我们的摄影工业不发达的缘故,也是多数摄影师撇不开所谓艺术情结的缘故。为艺术的摄影,始终是摄影的一个小分支,今天我要明确的是,我将所有的现有定义的艺术摄影归为个人创作,这种创作的目的在于为自己,或为自己的精神和艺术理想服务,这类创作,应该是不开设课程的,因为无课可讲,也无人能讲。

一直以来的艺术概念是对的,即对技巧的不断归纳,总结和创新,就是艺术。艺术性可以体现的所有类别的作品中。艺术性是一种吸引某种人群的独有特征,它通过结构,光线,色彩和画面主题情感诉求来展现,艺术摄影作为类别应该被放在一旁,我们紧要的是要在满足各种类型的摄影创作的基本要求的基础之上体现出更多的艺术特性。

广告摄影是一个大的分支,我们通常所学的广告摄影(商业摄影),特别是摄影专业所学的,是一种被阉割的广告摄影,因为我们缺乏对图形设计和美感的更多的认识,广告摄影的最终目的是引起观看者对所广告商品和服务的期望,它通过印刷品、电子形式等各种实体方式传播,商业是必须建立在严格的分析和数据支撑之上的,而绝不是摄影者个人的主观臆测。我们学生时代的作品更多的是想当然的创作,忽略了广告作为大众传播中相关的理论学习,譬如多数缺少的是公共关系,心理学以及对具体所展示商品的深刻认识。

广告摄影绝不简单的是摆个鸡蛋,搞个花瓶或把一个盒子拍正了,它很难。广告摄影也绝不是拍个静物,拍的有形的商品,实际上,这样的情况更多的出现的产品目录摄影中,真正的广告摄影,要宣传的是一种虚幻的情感,一种模糊的情愫,或者一种概念,一种想像,这需要我们自己具备超凡的想像力。以前在这个领域,一直是平面设计师的天下,但随着数字技术的完善,技术流程的精简,广告摄影更有和平面设计合二为一的趋势。我个人认为,一个摄影专业学生在转向“平面设计摄影师”的道路上,是比平面设计专业转过来有优势的。

图片编辑是一个二次创作的职业,在这样一种工作岗位中,也许差一厘米的裁切,就会决定一幅作品的生死荣辱。摄影是选择的艺术,编辑是对选择的再次选择。因此,如果你的侧重点在于此处,那么极为重要的是广泛的观看,真实提升自己的艺术和美术鉴赏能力,熟悉自己所在(或所期望在)系统的观看群体,切要记住,真正的美是大家都不会排斥的,在表现足够使用信息的同时强化美的诉求,也许就是一个图片编辑优劣的体现吧。一个学习者若想投身此艰苦卓绝的事业中来,成为大众传播的一环,我想还必须要关注时事,关注超女和大长今这样的社会现象,冷静分析,从中得出更多的脉络,这样才能在对图片极为重要的二次创作中占据主动。

报道摄影历来不是我们的强项,我自己也没有太多的认识,我想这个方向有心人会有许多的研究,但还是那句话,在做好报道工作的同时注重更多的美学要求,我们看国内外的一些作品,对比起来我们的记者审美水平确实差太多了,这起因是受到的美学训练太少。但学习摄影专业的学生在信息把握,个人知识储备和新闻嗅觉上都有太大的差距。如果有心向这方面发展,恐怕要下许多功夫。

图片库创作也是蛮有意思的,Stock photo在我国还不是很普及,但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的完善,情况会好一些。我自己看来,如果一个摄影专业的学生在进入图形设计的道路上确实感觉到困难的话,开放自己的想像力,拍摄多种用途的可配合设计,商业用途的图片库影像也是值得探寻的道路。图片库目前在中国有些小规模的发展,但看来还多是新闻用途的。真正的大市场应该在更广泛商业用途的图片库,即应用在民间、设计、杂志、广告等领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拍摄图片库图片应该有这样一种思路:即不断寻找一个被摄物体的可能性,一个灯泡,蓝色背景拍一拍,红色的拍一拍,发光的、不发光的,破的,挂不挂电线等等。我自己非常喜欢这样的特性,因为这和达芬奇画蛋有异曲同工之秒,只有不断的修炼才是最快的进步方法。

这里尤其要谈的是个人创作,记得我刚才把艺术摄影归为个人创作,不再将其归为一种方向。这不是说艺术摄影不重要,反之是因为太重要而必须被渗透到摄影者生活的各个角落。首先要说的是这个艺术摄影是个特指。概念与现在所说的艺术摄影是有区别的,我有一本降价买来的《FINE ART PHOTOGRAPHY》,书里的东西多数我是不喜欢的,买来就是为了让自己时刻警醒,艺术摄影绝不是简单是模糊,光影暗淡或者有个暗角,又或者类似LOMO般的色彩怪异。艺术摄影首先要忠于自己的情感和直觉,抛开功利心态,怀着一颗对世界的好奇之心,寻找自己的心灵世界和影像的结合。就如同在云窦初开时刺入大地的光线般,同样探测自己的灵魂深处,期望一种表达和表现,以宣泄自身淤积的对这一世界的各种不良症状。这种宣泄,可以是批判也可以是期望,可以有信心得救的虔诚,更可以包含对世界无情的审视。由此看来,真实情感的表达是艺术摄影最根本的特质之一。

再说到艺术和美的关系。艺术可以是美的,也可以是丑的,并没有一定的要求,所以不能为美而美,而应该认识到,是人在影响作品的美丑。人的修养,状态是直接影响作品美丑的关键。而无论美丑,都是没有一定成规的。如果有了成规,那么艺术就必然僵死。

说到这里,可以有一个小结,我也想尽快结尾,因为谈论为摄影分类这样的事情也并非我有多少资格可以讲的,这是一种危险,但我觉得既然被我碰到了这个问题,而我恰好也有心情和意见,那么就有责任和权力表达自己的一些看法。综上所述,摄影其实只有两条大的道路。一条是按需的道路,按照工作、生活、他人、机构、商业的要求来完成的摄影工作,这里面我认为可以确认为道路的是,广告(商业、传达)摄影,图片库摄影,图片编辑和报导摄影四条,其中前两条和后两条都还可以合并,再延伸一下,基本都可以合并为 “满足需求的摄影”。

另一条是为自己的道路,这条道路荆棘丛生、乌云密布,因为它不能装起笑脸,虚伪对人,它直接面对的是自己的精神世界,为了一个艺术表现的远大假想。我相信我们如果以摄影为自己的专业和职业,那么必然要从第一条大路中选择其一,而为自己精神的道路则没有入口,也是无法选择只能作为一个虚幻的实在而存在,这两条道路不是矛盾,而是共生的关系。任何社会的职业都是一个阶段的,而作为人的职业则是一生,人类对自己的探寻会永不停止,直到生命的终结。

本来城墙的倒塌对远在千里之外的我是一件小事,而我也没有资格对摄影的城墙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我只是希望借助城墙的倒塌,把我的一些疑惑和想法写出来,如果能引起同样存在疑惑的人的一些思考,我也很高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