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孔到影像 2005.4.9

这里谈到摄影,但并不完全谈论摄影。影像是一个比摄影更大的范畴,我们也不完全谈论影像,因为还有个比影像更广袤的视觉。
视觉属于人的感觉,人的感觉来自于精神对物质世界的反馈。于是我们开始发现我们实际谈论的是人的精神世界。
摄影的本质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抽离出相对而言最为本质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摄影之所以是摄影的根本特性。那么我们发现由光的直线传播特性所发现的小孔成像原理则是现阶段来说摄影的本质特点。
小孔成像原理的实质并非本篇需要详细描述的,也没有这个必要。作为摄影的基本元素,我们今天所接触的摄影已经被赋予了太多技术所构成的“血肉”,但无论何时,小孔成像仍是摄影的“骨骼”,脱离了它,摄影这个身躯就将倒塌,发展成另外一种事物了。
小孔成像的上层依据是光在同一介质中的直线传播。达成它必须依赖几个因素,
一、适合大小的小孔;
二、适度的光线;
三、可被观测的环境。
摄影的上层理论依据是小孔成像,达成它也必须依赖以下几个因素,
一、优化的小孔成像装置(镜头);
二、适度的光线;
三、可记录所成像的介质。
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已较多的借助一种称之为“暗箱”的装置来观察画面的透视,从而辅助绘画的表现。但“暗箱”仍不能称之为摄影,因为它缺乏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可记录成像的介质。
1826年,法国人尼埃普斯通过加装镜头的“暗箱”,借助沥青和金属板记录了世界上第一张摄影影像,并将其命名为“日光绘画”。这一时间也表示了摄影术的诞生,但其技术并不实用,所需要曝光时间往往长达一天。他的合伙人法国人达盖尔在他1833年死后继续研究,不断的改良和发展这一技术。在达盖尔的不懈努力下,摄影术终于可以达到实用的程度,1839年8月19日法国政府购买专利并向社会公布了“达盖尔摄影法”,这也是国际公认的摄影诞生日期。
由此经过了漫长的数个世纪的发展,经过战争、繁荣、动荡与和平,摄影用越来越先进的方式记录下了昨日的影像供我们反省,也见证了人类的思想、艺术和伟大创造。今天的摄影在记录介质上获得了空前的发展,摄影的根本技术正在由光学向数字技术转变。在今天的北京中关村或任何一个电子市场,数字相机和摄像机已经和计算机部件放在一个区域中销售,以摄影为代表的数字“娱乐”产品已经并入了充满活力并高速发展的计算机领域,而人类的智慧正借助计算机在几乎无限的发展,当我们今天再来面对摄影,已经必须用另一种全新思路去理解和阐述了。
计算机和互联网都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而摄影则是19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这些人类技术智慧的结晶的今天终于可以完全融合,在21世纪为了我们开启了一条迈向影像新领域的探索道路。
由这里我们开始来探讨何为影像。
Imaging原是一个计算机专业术语,原意“成像”。但进入21世纪,美国著名的《大众摄影》已在其名字POPULAR PHOTOGRAPHY后悄然加上了Imaging。这应该是一个标志,标志我们再也无法忽略Imaging所代表的数字影像对摄影的改革。
确实,摄影经过了百多年的发展,也确实需要新鲜血液的刺激。由于摄影过多的工具特性和较为单一的操控选择,使得摄影在百多年来的发展流派很少,远不如绘画、设计等非常自由的艺术领域显得那么生机勃勃,在传统摄影理念上已接近完善和完结的今天,数字技术的介入是我们不能回避,同时也是必须欢迎的一次改革。
在摄影的发展过程中,诸如曼·雷,纳吉等摄影师不停的尝试新的创作方式,依据当时的摄影媒介和暗房工艺创作出许多相对特殊效果或寓意的影像作品。这是人类对摄影本身材料限制的挑战,而对于影像来说,则是这种精神的继承和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影像就必须是特殊或惊世骇俗的效果,影像和摄影一样,甚至和所有的艺术形式一样,根本还在于创作者的思想。
影像也有许多分类,今天纯粹意义上人工制造的影像已经产生,但出于人类心理对人造物本能的排斥,我们对影像的界定更多的是基于摄影的影像。这里我们不探讨完全由数字生成的如模拟建筑空间、效果图、虚拟人类等范畴的影像,它们毕竟更倾向于专门领域。本书对影像的界定多数是符合以下条件的:
一、依据小孔成像原理(适度光线、小孔装置)
二、可记录影像的介质(银盐颗粒或数字信息)
三、可被人类更多控制的影像信息处理手段(计算机)
影像是摄影数字化的必然产物,但也不能完全说影像精神就是数字化精神,而是因为现在我们只有数字化这一种道路可以选择。影像是摄影之后的一种新的思路,是摄影术缺憾的补充、完善、发展,摄影术发展到今天的必然结果。
我们同时也应该牢牢记住的是,技术永远为人服务,而人不应该服务于技术。摄影的数字化和影像化让人类的摄影空间得到拓展,但同时又带来了新的限制。无论如何来势汹汹,技术终是技术,决定影像作品成败或艺术价值的决定性因素,永远是人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