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 2005.4.7

对于影像的想像至少可以分为两个部分来理解,首先是想像完成的作品,即设想一个框形范围内的最终影像。其次是对景物的想像,这表示拍摄时对景物的理解程度。想像属于摄影思考的成分,从现在到未来,我们都认为摄影是思考而非单纯动手的产物,如果缺少了对现实的想像和思考,就会在最终影像对摄影者的不断叛离中慢慢丧失信心。信心一直是学习摄影和创作影像的关键,使得自己信心不断增强的手段就是在拍摄之前善于运用自己的想像力。我们想像并力求使得最终影像与之吻合,在这种过程的往复中,摄影的自信会被增强,只有这样,控制影像价值的标准才不是镜头或相机的价格,而是人的思想。

当我们质疑自己的照片时,更多的会寻找客观的原因,譬如摄影的设备质量并不高,或者冲洗店的失误等理由来进行自我安慰。但实际上照相机并不决定影像的价值,而只能决定成像的品质,并且这种品质的差异在现代条件下是极为细微的。对大部分的摄影来说,价值并非单纯的体现在影像的清晰或质感之上,我们看到许多使用昂贵器材拍摄的毫无生命力的照片,也看到许多使用经济设备所拍摄的撼动人心的影像。当我们回首历史,那些流传下来的杰出摄影者的影像,或许使用的器材成像质量尚不及我们现在能买到的最廉价的设备。在此种情形之下,我们再无辩解的可能,最终导致我们失败的原因在于:缺乏思考和对摄影过程必要的认识。

思考贯穿了摄影者的整个创作过程,从观察、想像到控制相机。作为观察的后续步骤,想像更象是信息的中转和汇聚过程,通过观察获取到了信息,而想像则将信息和我们的经验一一对应,寻找一个适宜该物体的假设,随着假设的不断生成和不断排除,我们寻找到了一种切实可行的假设,这个假设或许潜在的来源于我们之间的观看经验,它可以满足我们对于该景物的要求和认识。在这种意义上,想像更象是一次配对,从我们的经验库中提取信息,与现有景物的信息匹配,再决定是否拍摄它。

生命中那些所有让我们记住的照片、环境、感觉这时都属于可能的来源,也是丰富想像力的根源,我们最需要做的,或许就是不断的观看,不断的记忆,让我们的经验库不断的扩大,直至有一天仿佛熟悉了这个世界一样。

作为切实可行的想像的方法,美国风光摄影家亚当斯所提出的“预先想像”或许是比较有效的一种,作为技术的追求者,亚当斯在胶片时代达到了摄影技术的顶峰,他的作品为我们展现了完美而连续绵延的黑白阶调,呈现出摄影技术和材料本身最大的魅力。对亚当斯而言,“预先想像”的根本是对于感光材料和曝光法的精确掌握和熟悉,熟悉到自己在脑海中可以根据现实景物显现影调,他发现:“如果我小心遵照区域系统所提供的各种精确性,对预想的影像进行积极的想象,我拍出的效果几乎总是令人满意的,至少从技术上讲是这样”。这样真好!

但,需要注意的是,亚当斯的“预先想像”与本章所谈的有所不同,至少,它是纯技术上的。关于对亚当斯及其理论的更多讨论,请参见“亚当斯”章节。我们谈的想像更多是思考层面,更强调通过与经验配对而控制画面特征的过程,对于此种想像的训练根本在于在生活中注意现有的影像,注意积累,将想像融入对景物的判断,结合对手中器材成像特征的了解,得出近似最终影像的效果,然后再决定是否按下快门。

观察与想像紧密联系,相互协调,它们与人的经验和认识能力共为一体,在训练上有自己的规律。通过观察寻找出景物的独特之处,而这个独特之处,只能来自于我们的经验。相应的,想像也来源于自己对器材表现性的熟悉上,要知道什么是我的相机可以达到的,我的相机、镜头的特点是什么,这也是必须的经验和认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