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一条河流 2005.4

  生活是一条河流,我们无数的人拥挤其中,就像北京的交通一样,密密麻麻,黑压压的按照秩序前进。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或者几个,走着与众不同的路线,有的夹塞,有的变成自行车,有的长了翅膀飞了过去。

  这几个,和我们是不同的,或许,我曾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用尽各种办法想突破一个必然的规律和秩序,后来我们陆续的被击落,失散,掉在河流中,被拥挤的带到前面,前面究竟是什么,还是河流,区别是河道或许宽些,或许窄些,河床也许高也许低,嘿,这都说不定。

  有一些走的疲劳了,就地停下来,让自己变小,变的透明,被挤到人行道和车行道的中间,不快不慢,自得其乐的停停走走,倒也惬意。

  那些不断向前冲的,受到了阻力必然也多,冲啊冲啊,就像陨石和大气层的摩擦,在阻力之下,渐渐变小,跑的快,自然消失的也快。

  还有一些飞到了外面,远离了这条河,在小月河或昆玉河中陨落,这些自然不属于我的研究范围,因为我还待在河里,即使用高倍望远镜也看不到他们的心灵。隐约记得,在若干年前,有个孩子,燃料充足,于是造了一架飞机,从而飞了出去,划出一道光线,那时的天空,这样的事情很多,到处都是陨石和大气摩擦的光痕,就象国庆节放的大烟花,好看极了。现在呢,我的眼睛开始有些近视和散光,看的不再如以前那样清晰,隐约有些东西模模糊糊,轨迹不明,目的不明。再看看河流里,一些叫做理想的燃料支撑着我们的汽车继续前进,理想总是在燃烧的,它们默默的燃烧着,在不同的发动机内变作一团团的气息。

  作为一个汽车,我在道路上行走。时刻有红灯绿灯、夹塞的车,有时会出个车祸或者看别人出车祸,这就是作为车的现实。有时候在等红灯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拥有一个飞机引擎,即使只是幻觉。

  这样有些悲观。有时我回头看看,后面还有些新车,装备着新思想的引擎,满怀斗志的驾出西山驾校,贴个牌子,正在做起飞前的预跑,看后面的起起落落,再看看前面的一片平静,于是也就很欣慰了。

  我们行驶在不同的路上,不同方向。三环四环,崇文门内,樱花西路,新街口外,为了目的停停走走,此起彼伏。那么支撑我的,是总有那么一个可能。或许在西、或许在东,或许白天,或许黑夜,我们会在路上相遇。

  这就是河流和交通的特性。也是生活的特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