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Safari影展 班主任朱炯老师序 2004.12.2

“影像,——探险”,刘灿国以这样的展览命题毫不夸张地向我们宣称:影像中充满险境,但定有宝藏蕴藏,无限玄妙。这足以诱惑每个关注影像的人。至少,他的好奇心、热忱和勇气会激发更多或清醒或懵懂的眼和心。

物质因在人眼中成“像”而被确认,“影”虽然显得虚无,但却与“像”孪生共存,构成了可感知的物质的真实存在。摄影,在与客观物质有空间距离的他处捕捉了“影像”,记录了“影像”,再现了“影像”,传播了“影像”,保存了“影像”。于是物质得到了重生,尽管它可能生存于另一个时空。那么这个险境就在这个物质再生的漫漫征程中诞生了。它隐秘,可能不为一般人的眼睛所察觉;它危险,因为“真实”的召唤如同海伦绝世的美貌,历史都不可以抵御;“影像”外在的对客观世界的臣服和内在的对创作者内心世界的回报是它玄妙之所在,那么宝藏必将蕴藏其中。

数字化、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到来了,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以刘灿国十年的“数字影像处理”的阅历,他可谓是少年数字先锋队员。数字影像,伴随他感受世界,认识世界,思考世界。在今天的展览里,我们也许看到一些平常的景象,甚至就是电影学院的后窗风景、边角旮旯,但它们经历了徕卡相机最锐利的侦察和电脑技术最神奇的再造,我们是否感受到了刘灿国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向我们敞开了他的隐秘吗?而那些远处的风景,陌生的视野,我们可否感受到一个青年对影像的敬畏和与之挑战的信心?

数字或者银盐,记录或者再造,影像最终面对的是自我,影像最终无法回避的是自我。那么,真正的险境,只在我们的内心,一个真正的创作者的内心和一个真正的感受者的内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