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的探险-记刘灿国个展 2004.12.2

影像的探险
-记刘灿国个人摄影影像作品展

“光影穿越镜组,灵光闪处,将那时那处的景物一一显现,便是摄影于我最大的魔力。但我时常有所疑虑,那达致我内心深处的光芒引我向这世界发问,重重疑云之后,事物真如我所见这般吗?既然这么无力,那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尽一切可能的方式表达我的情绪与所感,对我来说摄影抑或影像,是心灵最好的承载。”

这是摄影学院02本科班刘灿国同学个人影像展的自序。在11月底,学院里开始贴出了一份独具特色的海报,海报将数百幅石像集中拼合成一幅图画并形成了独特的美感,同时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这些石像之后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作品?而随即开幕的展览也为大家开启了对摄影和影像重新认识的大门。

摄影原来也可以这样,这是摄影吗?这是多数参观者的第一感觉。的确,在这个展览中的多数作品均与大家印象中的摄影作品不同,许多画面中的光线和影像是无法单纯通过镜头获得的,作者用作品本身在向大家说明什么是他所理解的影像。

在作者看来,或许影像(Imaging)代表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摄影未来之路,因为“影像”这个词汇不再表示单纯的拍摄,而更加强调对现实景物拍摄后的“二次取舍”过程。在法国著名艺术史学家和批评家汉文•丹纳看来,模仿现实的作品必须在经过创作者主体表现的“二次取舍”后才具备称为艺术的资格。摄影之所以可称之为艺术,是因为创作主体可以在拍摄时使用不同的技巧、构图和控制以实现“二次取舍”,这在本质上与绘画使用颜料、笔触,文学使用修辞去实现的“二次取舍”是相同的。二次取舍是一个可被掌控的过程,经由这一过程,创作者才有可能在画面中注入单纯描绘现实景物之外的更多意涵。

理论之后,刘灿国同学选择了使用日益发展和完善的数字技术来完成自己在摄影之后的二次取舍过程。在他近十年的平面设计和数字影像处理经验下,加上在摄影学院接受的正统摄影教育,他通过严谨的数字技术在画面中融入自己对拍摄场景的记忆和感觉,在摄影和绘画双重美感的监管之下,完成了一系列独具特色的影像艺术作品。在学院举行的本次展览得到了外界的诸多好评,其作品被选作数字输出设备的样张在商家进行展示,十余幅作品被摄影学院选送国外参选,多幅展出作品被收购和私人收藏,应该说,这次题为《影像探险》的“探险”展取得了较好的结果。

展览自序的结尾,他这样写道:“这次展览是一个向过去挥手告别的总结,更也是无数尝试之一,而无论结果,我都会象之前那样,不断更新并坚持自己的思想,深入的去探求影像本体,使影像能达致心灵,抚慰工业革命以来被伤害的摄影和影像本体。”无论他选择的道路是对或错,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对摄影真挚的热爱和虔诚之心,还有挥别过去继续探索影像世界的那份可贵的勇气。

(学生处组稿)

2004Safari个展自序

光影穿越镜组,灵光闪处,将那时那处的景物一一显现,便是摄影于我最大的魔力。但我时常有所疑虑,那达致我内心深处的光芒引我向这世界发问,重重疑云之后,事物真如我所见这般吗?既然这么无力,那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尽一切可能的方式表达我的情绪与所感,对我来说摄影抑或影像,是心灵最好的承载。

此次展览,展出的是我在电影学院两年多以来所拍摄的影像,两年多的时间,从对影像的懵懂无知到有一些个人的理解,继而到本次展览的举行,我的老师们给了我最大的支持,他们也使得我有勇气去追逐和探寻光影之后那奇妙的所在。这次展览命为“影像探险”,也寓意着我在其中对隐藏在表象之外的内在感觉传递的一些探寻和尝试。就我看来,所有的艺术目的都是为了表达,我想形式可以不拘泥,原则可以被更新,最重要的就是用影像的方式表达人那自由变幻的心灵国度。我不希望人们看到一座山,而希望讲述给人们山凄美之后的那一丝孤独,若果真能如此,我会感到最大的满足。

作为说明,数字技术有限的融入了本次展览的所有作品,到2005年5月,我使用数字处理图形图像就有十年了,回想十年来的人生历练,其中有无数的尝试和失败,经历了从浮躁到平静的过程,每一次的失败和成功都作为经验激励我继续前进。

这次展览是一次尝试,而无论结果,我都会象之前那样,不断更新并坚持自己的思想,深入的去探求影像本体,使影像能达致心灵,抚慰被工业革命所伤害的影像本体。■

2004年Safari影展 班主任朱炯老师序 2004.12.2

“影像,——探险”,刘灿国以这样的展览命题毫不夸张地向我们宣称:影像中充满险境,但定有宝藏蕴藏,无限玄妙。这足以诱惑每个关注影像的人。至少,他的好奇心、热忱和勇气会激发更多或清醒或懵懂的眼和心。

物质因在人眼中成“像”而被确认,“影”虽然显得虚无,但却与“像”孪生共存,构成了可感知的物质的真实存在。摄影,在与客观物质有空间距离的他处捕捉了“影像”,记录了“影像”,再现了“影像”,传播了“影像”,保存了“影像”。于是物质得到了重生,尽管它可能生存于另一个时空。那么这个险境就在这个物质再生的漫漫征程中诞生了。它隐秘,可能不为一般人的眼睛所察觉;它危险,因为“真实”的召唤如同海伦绝世的美貌,历史都不可以抵御;“影像”外在的对客观世界的臣服和内在的对创作者内心世界的回报是它玄妙之所在,那么宝藏必将蕴藏其中。

数字化、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到来了,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以刘灿国十年的“数字影像处理”的阅历,他可谓是少年数字先锋队员。数字影像,伴随他感受世界,认识世界,思考世界。在今天的展览里,我们也许看到一些平常的景象,甚至就是电影学院的后窗风景、边角旮旯,但它们经历了徕卡相机最锐利的侦察和电脑技术最神奇的再造,我们是否感受到了刘灿国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向我们敞开了他的隐秘吗?而那些远处的风景,陌生的视野,我们可否感受到一个青年对影像的敬畏和与之挑战的信心?

数字或者银盐,记录或者再造,影像最终面对的是自我,影像最终无法回避的是自我。那么,真正的险境,只在我们的内心,一个真正的创作者的内心和一个真正的感受者的内心。

谢飞:2004年Safari影展序 2004.12.2

                                   谢  飞
和刘灿国同学的熟悉,是因为他参与了两届国际学生影展的筹备宣传工作,他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为人处事和全面的个人能力让我很欣赏。所以,这次他托我为他的个人影展作序,我就欣然应承下来了。

图像展和影视展是一样的,都在展示自己的作品让外界评价。我欣赏和鼓励这种勇气。但是,仅有勇气还是不够的,作品也必需要具备一定的水准。通过我看到的一些作品和文字,刘灿国同学的第一次个展显然已经符合了这样的要求。我从作品中看到连贯的平和与冷静气氛,相信这也是他初步形成的个人风格的一部分。另外,可以感受到刘灿国同学在一系列作品中对影像独到且深入的个人思考。摄影和电影一样,都不是简单的机械和技术,需要创作者深厚的积累和个人修养去应用技术来诠释作品。刘灿国说,希望可以用影像承载心灵,我鼓励他沿这个思路继续走下去,在影像世界中进行更深入的“探险”。

最后,祝愿小刘同学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有更好的发展,创作出更多好的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