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作品阐释 2004.11.6

《消失》是思考后的产物,我想尝试以现代影像的方式更有效的进行自己观念和思想上的表达,融入和表现我对世界的认识。在形式上,《消失》是由410幅独立拍摄的龙门石窟佛像所拼合构成的,虽然这些历史性的文化遗产具有很多正在“消失”的特性,但在本幅作品里,我对“消失”的表达却有一些其他的思考。

在我对作品的创作里,“消失”至少包含了两层概念。作为《消失》的拍摄主体,人们或许通常的理解在第一层面,即直观的,显像呈现的佛像构成,或许会概念的理解《消失》的创作主导思想为凸显文化的消失。

这样的理解虽同样在创作的考虑之中,但并非是最根本的创作思想,《消失》的创作根本意图在“消失”的第二层面,即作为群体的单一“像”,在一个足够大的群体或集体中个体的湮灭,而再也不是“像”本身所指的物质意义的“像”,“像”作为能指符号存在,它标示出每个独立的个体,这当然也包括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我们——每个独立的思想个体。

无论个体是什么的状态,当其被容纳在一个群体之中,必将会受到空间上的限制,即每个个体都倾向于扩张自我,展现自我,而我们又不得不面对我们处于一个非独立存在的空间世界中这一事实。即,我们每个人无论是否愿意,至少在可被我们感知的形式上,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人和另外一些人具有和我们相近的思想和野心。在这样一个非独自存在的世界里,我们相互扩张,而又相互受到限制和制约。当我们把视野放到足够远和大的空间之外,在一个类似电影《矩阵》的环境中,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是幻象,我们必须,坚决而又无可驳回的消失,而被“像”或“人”这样一个能指符号所强硬的代替。

独立个体在某一空间中必然丧失其独立性。这才是《消失》真正的意涵。

《《消失》作品阐释 2004.11.6》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