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艺术与摄影的艺术 2004.8

再论艺术与摄影的艺术

任何事物都存在一个或几个基本问题,同时,历史也围绕这个问题而展开。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发展水平、社会环境和社会群体的精神状态之下,人们对基本问题的理解和认识左右了该事物的呈现方式。对于摄影来说,这一表现更加明显,首先摄影是一门依托于技术的记录形式,若没有自然科学在光学、化学、电子等领域的发展,摄影也就不可能产生,更无发展可言,随着技术的一次次更新,摄影师们随着技术进步可以采用更多的表现形式,拥有更广泛的创作空间,并触及到更加广阔的影像表现领域,这是技术带来的可能性。但技术并非摄影的全部,摄影具有更深刻的组成部分,今天的摄影使得普通的人们可以轻松的进行拍摄,拍摄到技术质量合乎一般群体评定标准和审美趣味的照片,这一切得益于技术的发展和进步。

如同我们都可以随意拿出一支笔在纸上描画一样,对于不同人所描画的结果,一幅图画可以被视为严谨的艺术品或无用的涂鸦。从诞生以来的很长一段时期,摄影一直被作为各类艺术的附庸,而并未受到相对公正的待遇,这一定程度上源于摄影的快捷复制和技术的不断简化,使得对准入者的技术训练要求被降到一个艺术精英群体无法接受的程度,摄影这“一支笔”可以被轻易的操纵并得到精确的现实复原,而任何一个健全的人都可以握起这支笔,进行自己的拍摄,当这个群体包含到整个社会人群时,摄影便不再被认为是神圣的艺术,而沦落到艺术家群体眼中的“玩意”而已。

摄影自然可以是艺术,人们对摄影的局限性的认识往往是因为摄影具有比传统艺术更复杂的分级方式,人们看到了摄影的易用性、复制性和可操作性,而忽略了艺术之所以为艺术的评判标准。如同丹纳的见解,艺术应是理智的产物而并非刻板的模仿,在当时的丹纳看来,“摄影对绘画是很好的助手,而在某些有修养的聪明人中,摄影有时也处理的很有风趣,但绝没有人拿摄影与绘画相提并论。”(《艺术哲学》p41)。天才丹纳对于摄影的略有轻蔑的认识应是客观的,因为丹纳说这些话的时期,摄影才刚刚被发明,技术、风格的发展一切都在向绘画学习和靠拢,在当时被认为是二、三流画家的栖身之所。一个新兴的艺术若向另一个根深蒂固的艺术表现出谄媚和讨好,那其必然要被藐视和忽略。

我们在今天重新回到这个问题,再依据丹纳的艺术理论对摄影进行一些分析,在丹纳对艺术的评定中,绘画、雕刻、诗歌等模仿类艺术的第一特征就是对自然的模仿,但正确的模仿并非艺术的评定标准,因为存在更高一级的特征:对自然和关系的取舍和强调,而这种取舍只是手段,其根本特征是表现艺术家对事物的观念,也就是该事物的“基本特征”。希腊雕塑中完美的形体是在真实生活中无法找到的,因其加入了雕刻家对完美形体的观念,通过对这一观念的强调,雕塑呈现出了雕刻家对完美形体的理解,也因为对这种“基本特征”的强调,使得该雕刻不成为一个刻板的复制模具,而成为充满激情的艺术品。

现实是有缺陷的,因为现实不可能具有足够艺术家表现的“基本特征”,对于摄影来说,这一现象同样存在,当试图表现一个场景时总会发现一些碍人视线的事物,就好像我们要表现一个自然的风景,却发现一些煞风景的电线杆一样,现实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缺憾,此时,便必须借助艺术来进行表现,而艺术,不是对现实的完全模仿。

摄影可以做到对现实的完全模仿,在此种状态下,摄影并非艺术,而是一种应用技术,摄影及其相关衍生发明作为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在几乎所有的学术研究领域都能发挥自身的作用,我们可以拍摄到微观世界和宇宙、胚胎和细菌、太阳系和银河。更重要的一点是,摄影可以被人拿在手中,记录下生活、旅游、家庭,所有真实的生活瞬间。从实用的角度来说,摄影是目前为止对自然世界记录的最好方式。

摄影同样是艺术,因其牢固的站立在真实模仿的基础之上去发展对事物“基本特征”的表现,取决于摄影者自身意愿的构图、拍摄方式、取景、瞬间把握和后期制作使得摄影具有了同样对于有缺陷现实的改造能力,通过强化现实事物的“基本特征”而表现出被修正缺陷的现实。在欢乐的人群中,艺术家可能看到的基本特征就是“欢乐”,但并非所有在场的人都是欢乐的,或许有人痛苦,有人沉默。而在此时,艺术家所掌控的艺术的目的在于传递“欢乐”,面对这一场景的问题,绘画通过修改,而摄影通过取舍来实现对这一有缺陷的“欢乐”的修正。借助于数字暗房或传统暗房工艺,摄影可以做到对一个“基本特征”完全复现的、主观的、修正的等多种创作结果,在手法上对照所有基于对自然模仿的艺术形式来说,摄影具有同样的、更自由的可操作性。

艺术的作用就是表达,对作为艺术的摄影来说,摄影不是单纯的记录,而是通过各种方法和手段表达艺术家自身对世界和事物的观点,传达艺术家自身的精神世界。对作为技术的摄影来说,摄影可以达到目前技术手段里对自然最真实的模仿和复制,摄影具有无与伦比的记录特性,这是绘画所不能达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