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之道 2004.1

一直对想对摄影的本质问题作些讨论,虽然先哲早说过本质这东西是谈不得的,但我还是想试试看。今天翻看RLFC的网站,发现一张图片叫哲学之道,大概是拍摄的地点叫哲学道吧,不过无论如何,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关于摄影,已经有太多的说法了,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庞大的摄影爱好者队伍,每个人说一个字,摄影就够复杂的了。大概有99.99%的人会认为他们所真爱的摄影是艺术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所以说,对这些有什么异议的话还是自己拿来自娱自乐好了。

我就是这么一个自娱自乐的人,所以我准备从精神上离开摄影。摄影和哲学是相互依存的,摄影的哲学性以及对时间的绝妙阐释是摄影人最应该关注的,那些花花草草也好,人情世故也好,哲学性体现在其中,重要的不得了。如果把这些折算成一个可以简单理解的东西,那就是摄影仍然在人。谁拍很重要,人的质素很重要,粗浅的人有粗浅的理解,对任何艺术形式揉入了太多的功利成分都是不可取的,为写诗而写诗那是强说愁,要挨骂的。

摄影有太多问题要解决,绝非多按按快门,对对焦距那么简单,虽然按快门也有许多学问,但那些毕竟都是可以用时间和经验去掌握的,譬如三年,譬如五年,总算有个时间。但对摄影的深入探索必然牵扯到理论,必然扔开具体的照相机和图片,从一个高度去俯瞰摄影和其他视觉艺术门类,也必然牵扯到哲学,这是个时间和经验都无法解决的问题,靠人的脑子来想这些硕大的问题,单是想想也够头疼的了。

2004.1

《哲学之道 2004.1》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