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摄影在于学习视觉观察的手段和方法,时空,角度的审美,到了一定阶段后,更重要的是有一颗观看的心。人类在一个受限的空间内,有它的认知极限。所以千百年来,人类的视觉创作有它的近乎稳定的边界,有边界就意味着如果你有足够的储备,你就更容易到达似曾相识的 Deja Vu。

人是一种妥协生物,理想设计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总是很多,牵制也很多。有的是能或不能,有的时候,是能够和不能够。

在一个封闭的参考系统里,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无论如何改变,大致仍旧如此。
这个参考系统可大可小,大至一个国家体系,小至一个微信程序。
当信息封闭成为 Feed 后,人类的资源信息被 Feed 和所谓的新所主导。
信息获取的单一化是Web 2.0化以后,甚至所谓的3.0以后一个最突出的问题。
封闭系统的预选择性倾向于将人的认知水平压低到了知识水平和当前的兴趣范围。

当人们的认知标准发生变化,世界会强烈的变化成一个新的模型。摄影变化在于变动空间位置,寻找时间和空间。但要点在于寻找空间的建构逻辑,这一点需要在三维乃至四维空间内获取足够的经验。

文学作品往往能引人入胜,继而牵引进一步的考虑。于特关闭的暗店街侦探所激发我兴趣的事情在于,菩提无树,事物无心,那么种种和现实事物场景丝连般的情怀都是由人在过去(Past)不断体验中产生,并因人而异的通过记忆绑到每个人身上。空间、居所、台灯、铅笔,那些最轻微的经过痕迹(The slightest trace)足以连接我们的过往记忆。

摄影就是连接过去记忆的一种形式,或者确切的说,是世俗记忆的引子。摄影能将某事某刻以“原样”静止存下,于是当我们从一张影像开始回忆过去,它似乎可以给我们一个确切的暂停点使得我们可以继续播放回忆。但《暗店街》的开头却是,“我的过去,一片朦胧……”,与之相比,原文更有禅意,I AM NOTHING, 或可与慧能的“本来无一物”遥相呼应?